• 旅游
  • 城事
  • 房产
  • 公园
  • 第四城
  • 保险
  • 展馆
  • 德克萨斯州
  • 医疗
  • 节庆
  • 中美教育
  • 德州高校
  • 美食
  • 美国派
  • 人物
  • 社区
  • 公益创业
  • 育儿家居
师永刚,人生永远在不停突破
作者 : Yan Ke录入时间 : 2013-11-13字体 :

 

香港《凤凰周刊》杂志社主编师永刚已经在休斯敦“潜伏”了一段时间。与在国内的忙碌相比,在休斯敦的生活显得颇为惬意。他有时间注意到地上一条细细的水道、重新回味打靶的乐趣、参加休斯敦的文化活动、周末到郊区古董店探秘……偏居南部的休斯敦的都市味也许还不够浓,过于懒散的公共交通也许不宜出行,但对于一位长居北京的人来说,休斯敦的空和静可能正是个可以让人慢下来想一想的地方,于是就有了这样的一场访谈。师永刚穿着他标志性的黑衣黑裤,戴着黑色的棒球帽,笑容满面的从门口走了进来。他是诗人、军人、作家、主编、媒体研究者、图书策划人……诸多头衔之下的他是一位平易近人的人,更是一个不安分的人,总是在寻找,至今仍在寻找中。

 

 

1

“西北在这个时代,可能是唯一让人感到敬畏和充满回想的地方了。我常常悲哀地想。在这个异地,在这儿各种各样的地理、历史与文化,不是写在文字中,也不是洋溢在脸庞中的表层。它的孤独的石头是诗、荒瘠的远山和零散的州名古城是诗是词,也是一些令人颤粟和感怀的实证。既使偶尔路经的风也让人触摸到寒,连飞鸟也让人低头沉思,连孤鹰也让人发现英雄。”

——师永刚

 

师永刚是来自小镇的青年,1969年底出生于山西省洪洞县。在他幼年时,从来都没有想到他的一生会与文化事业息息相关,因为他的成绩非常差,经常不及格,写诗写小说都是被老师嘲笑的,也是被学校劝退的人,说你别耽误考试升学率。突然写起了诗歌,也是因为语文考得不错,竟然及格了,于是激发了他的文学热情。在他的少年时代,甘肃人民出版社的《读者文摘》(后改名为《读者》)风行一时,也是他所热爱的读物。有一期的封二刊登了一张耀眼的、黄金一般的“沙漠与骆驼”的照片,那种苍凉,让他觉得特别震撼,莫名其妙地觉得与他有缘。读中学课本的时候,别的都忘了,边塞诗却让他过目不忘,特别是凉州词。所以当他17岁时去当兵,被分到了丝绸之路上的武威(古时所称的凉州),后来又在读者编辑部隔壁的兰州军区文化部工作时,他不由地感慨命运的神奇。

 

回想起当时的心情,师永刚说:“我下火车的时候大雪纷飞,想起来很多诗人来过这里,现在我也来了。好像是命中注定一样。”更有意思的事情还在后头。1996年,师永刚出版了他的第一部长篇小说《西北望》,这是他继诗集《仰望灵魂》之后的第二本书,写的就是武威的一段故事。这部书打动了当时《读者文摘》杂志的主编胡亚权,因为他也是武威人。于是就有了后来,师永刚对《读者文摘》杂志的研究。研究《读者》的专著一共出了四种不同的版本,创下媒体研究专著发行超过30多万套的新纪录。

 

在兰州军区当文化干事的那些年,是师永刚自认最有才华、最有想象力的时候。他的勤奋与广泛的涉猎也令人难忘。15年从军,他积累了3000多本书刊与杂志,装满了47个箱子。诗歌依然是他的热爱,诗作经常能在《人民文学》、《诗刊》等主流刊物发表,但他写得更多的是新闻报道。他说:“写诗是为了拯救自己的灵魂,写新闻是为了活下去……有时候,你最有才华的东西并不是你最具商业价值的东西。”在部队的15年中,他在周围一片惊讶声中考取了军校,也频频在一线报纸发表作品。正当他的激情与才华被周围人所艳羡的时候,他却准备抛弃副团长的校官职位,回到地方从零开始。“从头来呗,”师永刚说,“副团又怎么了?”

 

这源于一次澳门回归的报道活动。1999年,师永刚作为解说词的撰写者参加了报道澳门回归,这三个月的经历改变了他的人生规划。他突然发现,在部队整齐划一、黑白分明的生活之外,这个世界还有那么多新奇的东西可以探索。从澳门回到兰州后,他感觉有些待不下去了。“在兰州军区文化部的时候,我是一个上尉,坐在靠门口的位子,然后这里坐着一位上校、那里坐着一位中校,另外一个房间是大校。那么也就是说,我的命运就是——从这个桌子移到另一张桌子,然后到另一个房间。如此而已。”这样一眼就能望到尽头的生活让他感觉不安。

 

2

“比我有能力的人多了,我的任务就是发现比我有能力的人,然后跟我一起合作把一件事做好。”

——师永刚

 

十几年前,当他决心离开家乡小镇去当兵时,他希望换一种活法。而在度过了多年的军旅生涯后,师永刚又想给自己找寻新的方向了。在一篇访问中,他曾经把自己现在的人生比喻成三天,15年的军旅生涯是“第一天”。

 

这浓缩的“一天”给了他今后前行的力量,给了他进行文学创作的源泉,也让他在今后做时政杂志时,有了对中国的全貌更深入的认识与对比。

 

在部队写小说的经历锻炼了他的架构、综述能力;新闻写作的工作让他接触到无数的新事物,开阔了他的眼界。而所有这些积蓄的力量都来源于一种对自己的不满意,“其实我自己胆子很小,总觉得自己说了很多大话,有可能自己很有才,但是不是别人真的认可你,不一定。……因为对自己不满意,觉得自己是一个小镇青年,很自卑,要找到一个新的方向。”

 

师永刚是一个对新生的事物、未知的事情特别好奇的人,崇拜比他强大的人。“我的朋友都比我厉害……‘哇,太厉害了,这行诗写得真好。’完了,你就成了我的敌人了。敌人是什么意思呐,就是我的对手、敌人和老师。他的所有诗我会全部拿来,每天研究,模仿、抄、写、学习。后来一想,那么简单,我就把它抛弃掉了。你的路上一定要找到无数个老师,无数个比你牛的人,然后把他消灭掉(笑)。等你消灭了10个牛逼的人的时候,其实你已经把这10个牛逼的人的思想全部汇集成了你身上的东西,变成你自己身后的风景。”

 

就这样,师永刚怀着一颗不够自信但蠢蠢欲动的心和一腔对另一种崭新生活的向往,充满激情的给《凤凰周刊》杂志写了一封独特的自荐信。于是,师永刚就去了凤凰。人生自此改变。

 

那时,师永刚完成了研究《读者》杂志的书,凤凰卫视的名气当时特别大,他很想写一本研究凤凰卫视的书,就冲着凤凰卫视去了凤凰周刊。从边陲走向深圳、香港、北京,从一名让同事们轻视的来自大西北的转业军人,从一名普通的记者编辑成为了编辑部主任和周刊的主编,师永刚只花了三年时间。

 

每一次角色转换,在他人看来都是特别复杂的过程。而在师永刚看来,很简单。或许是因为他对自己的定位准确,又或许是他善于化复杂为简单。简单化是一种能力,“凤凰周刊的大选题会上,有六七十人,我让每个记者都发言,……一个选题三句话,别跟我罗嗦。”师永刚相信,真正重要的东西,一句话就能说明白。

 

3

“人生中的选择,像极了搬家的经历。搬家是把一部分旧的东西舍弃掉,选择离开其实是向自己的以前告别,走向另外的命运的开始。”

——师永刚

 

在“第二天”的人生中,他供职于《凤凰周刊》,13年。在他手中,《凤凰周刊》从一份处境艰难、空间狭窄,优势不明的杂志,寻找到了一个突破口——“为全球华人提供独立意见”,成为高端的时政杂志。在诸多杂志必须靠广告才能生存的年代,《凤凰周刊》仅仅靠发行就能盈利。他也充分利用在凤凰集团工作的“局内人”身份,写就了一本研究凤凰卫视的专著《解密凤凰》,成为媒体焦点。

 

在凤凰的这些年,对一般人来说,足够辉煌。而师永刚却发现,这些也不是他想做的。于是,他在凤凰周刊全职工作之余,又成为了一名图书策划人和作家,开启了国内的“画传”风潮。《宋美龄画传》、《蒋介石图传》、《邓丽君画传》、《切·格瓦拉画传》等等,销售量超过了数百万册。当师永刚看到笔者为他这十几年来所出版的书籍做的列表时,他不敢相信自己竟然写了那么多书——将近60本(包括再版)。今年就同时有《蒋经国画传》、《沙海祭》、《蒋介石后传》、《骑兵连》、《 邓丽君画传》这几本书出版。虽然《沙海祭》与《骑兵连》是再版书,师永刚希望他写的所有的东西,都能够让读者感觉到他是在写今天,希望有一二十年的流传价值,不过时。接下来他还有一个跨越年度更大的写作计划。但写作,只是他人生的“第三天”。

 

师永刚曾经在博客中写下这样一句话:“我不知道我的流浪何时结束,何处是我最后要停下来的地方?”从一个领域到另一个领域,师永刚的人生轨道在不停切换。他笑说自己:“每次都喜欢到别人的路上开车”。他这样解释自己的“喜新厌旧”:“创新也可能会成为一种习惯。做媒体是创新吧,选题是创新吧,创新对你来说成为一种司空见惯的东西的时候,它就没有任何的意义。” 新奇的事情一旦成为常规,熟能生巧后,师永刚就开始想着突破了,“这样也好,也不好。就是你走得太快了,不知道去哪里。”

 

师永刚:“我总是在给自己找事。当兵的时候我以为当兵就是我找的那件事,那个时候最大的梦想是我能写一本书。能发表一首诗,我高兴得睡不着觉,把它放在胸口,现在,写一本书,顶多就是翻一下,不会有那种快乐。当了十五年兵后我发现这件事不是我要干的那件事。发现还有另外一件事,于是我去《凤凰周刊》当主编,但是当了主编后我发现主编也不是我要干的那件事,我那件事是什么呢?于是我写书、出书,那写书是不是我要干的那件事呢?我现在可以明确告诉你,不是,到底是一件什么事情呢?”

 

“您找到了自己的第四天了吗?”坐在休斯敦一家明亮的小区会所里,笔者问师永刚。答:“正在寻找,有可能找到了。一点一点的在往那个方向走。”

 

 

师永刚的微博头像是切.格瓦拉,这位古巴的浪漫革命家是他的偶像。他很推崇切.格瓦拉的这句话:“让我们面对现实,让我们忠于理想。”这也是他在复杂的中国政治环境中,运作《凤凰周刊》的一个策略。

 

访谈最后,师永刚问候魅力Houston网读者:

希望来休斯敦的游客都能从魅力Houston网上寻找到自己想要的东西。

 

相关链接:

央视访谈《师永刚:从第三方视角提供独立意见》

《凤凰周刊》——为全球华人提供独立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