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旅游
  • 城事
  • 房产
  • 公园
  • 第四城
  • 保险
  • 展馆
  • 德克萨斯州
  • 医疗
  • 节庆
  • 中美教育
  • 德州高校
  • 美食
  • 美国派
  • 人物
  • 社区
  • 公益创业
  • 育儿家居
如何有效倡导 有理有据地发声
作者 : 刘航录入时间 : 2014-7-12字体 :
文章标签 : 海外华人 争取权利 NGO

 

编者按——作者刘航,现居休斯敦,一位独立研究者和活动者,从事中美教育与公民社会的比较研究多年;卡耐基梅隆大学公共政策硕士,曾获斯坦福大学“民主发展”培训项目杰出认证;《美国基础教育全息图》的作者和《比较政治学:全球导论》的译者。



在研究美国NGO/NPO(在这里将NGO和NPO等同为一个概念)倡导实践时,Catholic Charities USA网站上的一本《教你如何有效倡导》(Taking Action: Catholic Charities USA’s Guide to Effective Advocacy)小手册引起了我的兴趣。细细读过,觉得每个民间组织都该配备一本,无论目前环境成熟与否,无论机构的主要使命是否包含倡导,这都是一种民主工具的范本,一本公民教材。

所谓倡导(advocacy),就是NPO代表自己服务的人群有理有据地发声,让公众、媒体和政府了解社会问题的严重性和急迫性,敦促相关权力有所行动以改善和解决问题,并影响政策决策。无论公众、媒体和政府这三个受众群体对你倡导的议题是否事前熟悉和关注,在这个所有人都被信息淹没的时代,倡导的最大挑战在于如何吸引眼球。从技术上讲,这个发声的过程可以发生在立法、执法和司法的任何阶段。美国政体环境下,立法阶段的倡导,主要通过向国会提交来自草根(比如NGO或其民间其他利益团体)的新起草法案、或者影响已有法律的修改过程。当法案被签署为法律后,交给相关执法部门制定如何具体实施法律的规则(regulation),所以行政执法单位制定这些法规的过程也是可以发声的阶段。司法的职能在于解释法律本身或者执法过程是否违宪,当然NGO也可以在司法过程中表达自己代表目标弱势人群的立场。

既然倡导的过程是竞争资源和吸引眼球的过程,所以也需要有技巧。首先是参与工具的使用,比如怎么给议员写信、打电话、面谈;怎么在听证会中合理提出诉求,为政府决策提供证词;怎么和媒体打交道、写新闻稿或评论;怎么邀请和安排议员参观NGO和了解民情;怎么建立联盟放大“声音”;怎么与媒体和议员建立长期互信的关系。

当然,这些工具的有效使用除了你对倡导议题本身的熟悉,还要求能准确回答以下问题:对目标法案立法影响最大的是国会哪个委员会、里面有代表你的选区的议员吗?哪些议员支持或反对目前政策?立法程序走到哪步了?你的议员曾经对你的倡导议题如何表态和许诺?你的议员青睐哪种沟通,是电话、写信、媒体采访、还是面谈?目前执法或司法程序的尺度和标准是什么?面对这些基本问题,如果没有一个公平、公开的治理文化和透明、准确的信息平台,没有一个民选的且包含竞选压力的民主政体,NGO和普通公民只会感到倡导的无力。美国国会众议员在本地选区是一人一票产生,在联邦政府面前直接代表本选区民众利益,也靠大家投票连任,所以不太敢忽视集体呼声,因此越多人发声越好。

我觉得有以下几个准则值得我们民间力量注意:
1.当高层的官民对话机制还遥不可及的时候,例如像美国国会的听证会,那我们就从与基层政府和社区的对话开始。当正式渠道缺失的时候,比如在美国给自己选区的议员电话或见面沟通,那我们就抓住非正式渠道对话,比如参加有官员出席的各种社区或学术活动。


2.用自身论据的专业度和真实性对公权力形成道德压力;反过来,政策制定者才愿意听取我们的发言、采纳我们的数据。


3.与人沟通也好,与政府对话也好,在提出诉求时一方面要合理和明确、晓之以理,提出问题时最好也能尝试给出解决方案;另一方面也要动之以情,站在政府的角度从大局考虑问题。

 

延展阅读:

“联合之道(United Way)”的分钱之道:需求评估解析与对我们的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