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旅游
  • 城事
  • 房产
  • 公园
  • 第四城
  • 保险
  • 展馆
  • 德克萨斯州
  • 医疗
  • 节庆
  • 中美教育
  • 德州高校
  • 美食
  • 美国派
  • 人物
  • 社区
  • 公益创业
  • 育儿家居
美国食物的超级革命:Soylent,“食物终结者”?
作者 : 参差计划录入时间 : 2015-3-11字体 :

 

编者按

最近几天,小编收到了半年前从网上订购的Soylent, 亲自品尝了一下,觉得味道还行。这是一种什么东西?其实它在美国大名鼎鼎,是一种综合了人体营养元素的粉状物,混合了水之后变成糊糊,可以替代日常饮食的需要。也就是说,有了它,忙的时候无需做饭和吃饭,吃糊糊就可以了,非常的方便省时。这种食品去年曾名噪一时,被称为食品革命。今日特此刊发《纽约客》2014年刊登的一篇文章,因为这个食品的诞生过程非常有趣。

 

《纽约客》:美国食物的超级革命

 

作者:LIZZIE WIDDICOMBE

编译:张敏 江流 欧祖琴 郑悅琳 马小双 尤梦瑜 钟平(参差计划)

责任编辑:傅颖聪

 

2012 年12月,在旧金山田德隆区一间逼仄的公寓里,三个年轻人正热火朝天地忙着他们的科技创业项目。他们已经从创业孵化器“Y组合”(Y Combinator)那儿获得$170,000的资金,但是制造低成本手机信号塔的计划却失败了。现在只剩下最后的$70,000了,他们决定将这笔钱 继续用于开发新软件,直到资金全部用完。但是怎样才能让资金维持得更久点呢?房租已经是沉没成本了。他们没日没夜地工作,早就没了社交生活。最后再看看预 算,就剩下一个大开销——食物。

 

平日里,他们基本上只吃面条、玉米热狗和在科斯科买的速冻墨西哥薄饼,饭余再补充点维生素C片,预防坏血病。然而,即便是这样,账单还是像雪花一样飞来。创 业者之一,罗布·莱因哈特(Rob Rhinehart)开始对“人要吃饭”这事儿愤愤不已,前不久还跟我说,“吃饭实在是太大的负担,既费时又费事!我们只有一个小厨房,还没有洗碗机。” 他曾经身体力行《超码的我》(Super Size Me),每天只吃麦当劳和小凯撒的五元披萨。可一周后,他就觉得自己“要死了一样”。甘蓝也一度风靡——而且还很便宜,所以之后莱因哈特又试了试“全甘蓝 宴”,不过最后也没坚持下来,“实在是太饿了”,他说。

 

25岁的莱因哈特在佐治亚理工大学读电气工程专业,现在他觉得,其实吃饭也是一个“工程”问题。“你需要摄入的不是牛奶本身,而是氨基酸和脂类;不是面包,而是碳水化合物。”他说道,“蔬菜和水果能提供人体需要的重要维生素和矿物质,但实际上他们的大部分含量都是水分。”莱因哈特渐渐觉得要想让自己摄入赖以生存的物质,吃饭实在是一个低效率的方式。“这(吃饭)是一个又复杂、又烧钱还很脆弱的体系。”

 

那 如果直接食用化学成分的原料呢?莱因哈特在开发软件试验的间歇研读了营养生物化学的教材,并浏览了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F.D.A.)、农业部还有医学 研究所(U.S.D.A.)的官网。最后,他列出了一张包含35种营养物质的人类生存需求清单。紧接着,他没有去杂货铺,而是从网上把材料买齐——大多是 粉末状或粒状,然后把所有的东西加上水倒进搅拌机。出锅后的化学浆剂看起来就像粘稠的柠檬水一样。莱因哈特跟我说,“我就指着它活了。”

 

受 1973年查尔登·海斯顿主演的科幻电影《超世纪谍杀案》(Soylent Green)的启发,他给自己做的饮剂命名为“Soylent”。那部电影讲的就是在反乌托邦的未来社会,由于人口大爆炸和环境污染,人们只能吃一种叫做 “Soylent”的神秘饼干度日。在电影的结尾揭露了一个惊悚的真相——原来这些所谓的Soylent是用人肉制成的。

 

 

莱 因哈特的室友们对他这一举动持怀疑态度。其中一个跟我说,“感觉好诡异啊!”他们还继续去科斯科买吃的。1个月后,莱因哈特在自己的一篇博文里发布了实验 结果,博文的题目叫《我是如何停止吃饭的》。文章通篇都是“发现新大陆”似的调调。莱因哈特写道,那副化学饮剂“味道好极了”,“感觉是我这辈子吃过最棒 的早餐!”

 


 

服用Soylent帮他省了不少时间和金钱,现在他每月的伙食费从$470骤降到$50。而在体质上,他说自己就像“无敌金刚”一样。“我的体质明显变好 了,皮肤很润滑,牙齿更白,头发更浓密,连头皮屑都没了!”最后,他在文章里总结说,“这30天我一口饭都没吃,我的生活改变了。”几周后,他的文章登上 了科技圈的八卦网站“骇客新闻”(Hacker News)点击量第一,评论呈现两极化趋势。其中一条留言就写着:“安息吧,罗布。”但也有人过来向他要配方,秉着“资源共享”的精神,他把配方也发在网 上了。

 

在 过去10年间,硅谷的文化输出之一就是“生活黑客”(life hacking)理念,旨在寻找一些诀窍来将每天必做的事情简单化,从而节省出更多时间做自己想做的事情。莱因哈特的“明日之食”看来就是一个不错的解决 方法。各地的生活黑客们开始亲自试验,并制定出自己的配方。红迪网(Reddit)上还有些人在争论放钙镁粉的合适剂量为多少。3个月后,莱因哈特发觉他的饮剂正是成立公司的好创意,“它带给我的价值远远超过任何软件应用。”他和室友们把软件思想搁置到一边,开始从事合成食品的生意。

 

为 了筹集资金,莱因哈特和室友们求助于互联网。他们在网上设立了融资活动,以$65的价格向人们出售一周剂量的Soylent制成品。他们将目标定在一个月 内吸金$100,000。但当他们开始接受赞助时,莱因哈特说,“我们两个小时就把钱集齐了。”就在一周之前,第一批30,000单位的商业制造 Soylent被送往全美的顾客手中。除了众筹,他们的产品还得到了硅谷风投的资助,其中“Y组合“和蓝筹股投资公司安德森·霍罗维茨 (Andreessen Horowitz)赞助100万美元。

 

 

Soylent 被媒体预言为“食物终结者”,这听起来多少让人有些失意,它如魔咒般开启了一个没有必胜客和墨西哥卷饼摊的世界——我们的厨房里再也没有香蕉面包,而是屯 满了米黄色的粉末;原本是吃意大利面和冰淇淋的夜晚只能一口口抿着各种汤浆。不过莱因哈特说,这不是他预想的版本。“很多人都顾不上吃饭”,他说。他期待 的未来生活,是“人们可以将社交性和功能性饮食加以区分。”Soylent绝对不是为了替代周末聚餐,而是要替代那些速冻墨西哥卷饼。

 

上个月,就在第一批Soylent发货之前,我参观了莱因哈特和他的团队的新总部。这栋大房子位于洛杉矶环球影城(六个月前,他们为了找租金便宜的地方搬离 了旧金山)。莱因哈特穿着黑色V领T恤、牛仔裤、黑色网球鞋,站在门口迎接我。他看起来气色不错,让人颇受鼓舞——要知道,过去这一年半里,他几乎靠 Soylent代替了90%的常餐。

 

在 驱车前往Soylent的总部之前,我停在了一家价格不菲的加利福尼亚果汁吧前,买了一瓶价值9美元的冷榨果汁,装在一个玻璃牛奶瓶子里。莱因哈特认真检 查了这瓶饮料,就像它是一个火石制成的箭头一样。“这太老套了,”他说着,并指出这饮料里几乎全是糖。“你看看,它的设计看起来好像是纯天然、无公害、饮 用舒适,但实际上呢,对身体很不好。”

 

莱因哈特带我参观了Soylent的总部:闪亮的黑地板,白色的组合沙发,巨大的窗户,再加一个后院水池。只不过地下室里用称量好的大包白色面粉并不是卡洛因,而是营养品——蛋白质、钾和黄原胶(一种稠化剂)。厨房里空空的,只有一个搅拌机。莱因哈特打开冰箱宣称:“未来的大学生冰箱。”里面装着米勒淡啤,调味料和一大罐的Soylent。我注意到一袋小胡萝卜:食物!莱因哈特把不是Soylent的食物都称作“零食”,他解释道,他的一个室友买这些小胡萝卜吃着玩儿。

 

莱因哈特拿出Soylent。他和他的团队定制的配方里,涵盖了大多数的食品种类:加拿大菜油里的脂质,麦芽糊精和燕麦粉里的碳水化合物还 有大米包含的蛋白质。他们还加了鱼油(欧米加-3;素食者可以用亚麻油替换),多种维生素和矿物质:镁、钙和电解液。莱因哈特不愿在Soylent里加入 任何香料,所以现在它只有很少的三氯蔗糖,以掩盖维他命的味道。这似乎与他的意愿相符,Soylent应当成为一种功效食品。“我认为最好的科技就是让科 技本身消失”他说,“水没有很多味道,而它就是世上最受欢迎的饮料”他举起这罐浅褐色的液体,“这就是你身体需要的所有东西,”他说,“你想要来点吗?”

 

人们会发现Soylent的味道似曾相识:它主要有一种像面糊一样的口感。液体很柔滑但在嘴里会成粒状,带有一种酵母味的令人舒欣的温和感。我听说尝过的人把它比作麦粉(Cream of Wheat)和“爷爷的的美达施(Metamucil)”。我啜了一口,并没有好似我在吸一碗被水冲淡的煎饼糊糊那种不舒服的感觉。还不错。我又啜了一点,然后,突然间,不得不停下来。我感到太饱了,我刚刚喝了多少?”莱因哈特查看了一下杯子。“152卡路里,”他说,“大概一个格兰诺拉燕麦棒那么多。”

 

和 我聊过的医生都认同Soylent能够维持生存。但这是不是一个好方法呢?其中大部分争论都是围绕着实际食物中包含的物质,尤其是植物中的营养素。虽然这 些混合物还未被确认对生存起至关作用,但是在流行病学研究中,他们显示着提供了重要的健康益处。使西红柿发红的物质叫作番茄红素,它可以降低前列腺发病 率。类黄酮化合物,这类使蓝莓看起来是蓝色的物质(同样在巧克力中也被发现)与降低糖尿病的风险相关联。这些物质具体如何在人体中产生作用,仍不得而知。 但是哈佛大学公共健康学院营养部主任华特.维列特(Walter Willett)说如果就这样遗漏了他们就太不明智了。他对我说,“倘诺我们自称知道一切有关优化健康膳食的内容,那就太自以为是了。你可以不依靠植物营 养素而生存,但是你可能不会活得长久,也不能够具备最佳的体能状态。我们所关心的远远不只是生存。”

 

莱因哈特自然对这些评论持质疑态度。“历史上,有多少人甚至真的吃过西兰花和西红柿呢?”他告诉我在研究Soylent配方时,他曾经考虑着增加一些植物化学物质,但在阅读了大量非结论性和对立研究文献后,他发现它并不是一种可以有效利用的资源。

 

 

Soylent 的配方就挂在网上,他要如何盈利呢?很难想象可口可乐会做这样的事。但是Soylent的投资人、也是Reddit网站的创始人之一的阿莱克西斯·奥哈尼 恩(Alexis Ohanian)却说:“这是我所见过的最棒的营销方案,尽管他们自己不这么想。”这群在家里鼓捣自己的Soylent配方的人被称为“自助者” (D.I.Yers),他们已经形成了Soylent的一个粉丝群,这有助于进一步优化Soylent的产品并提升大众对Soylent的认知度。奥哈尼 恩说:“这是我们的理想。”而莱因哈特的表达则更具哲学意味:”如果其他人找到了更好的办法,一样会让全人类受益。”

 

看到大家对自制 Soylent的热情,我知道总有一天我自己也会忍不住试试。工业制成的 Soylent 是粉末状的:一日的份量装在一个小塑料包装里,可以提供1500卡路里热量。另外有一个单独的小瓶装着油脂,可以提供五百卡路里热量。包装颇具太空风格, 上面印着极简风格的黑白两色文字,风格像宝美奇洗发水。里面还有两个小配件:一个金属挖勺和一个带密封盖的水瓶。如果你要“做饭”的话,就用勺子把粉末盛 到小瓶内,加上水,油和冰块(自选),再摇一摇即可。包装袋上印着一句不带任何感情的说明:“若 Soylent 疑似变质,请立即丢弃。”

 

自制 Soylent 就会麻烦一点。如果说工业生产的 Soylent 属于“万用型”,那自制Soylent 就是挑食者的天堂。在网站上,我找到1400多种莱因哈特食谱的变体,简直像个聚宝盆,其中包含了各种口味的、针对过敏体质的、针对宿醉的、还有针对特定 兴趣的配方:足球运动营养源,杜松子豆油大麻套餐,型男肉桂糖棒,白瘦男孩组合餐,蛋头博士兴奋剂,杏仁大麻餐,超级套餐,大猩猩餐,脑力加倍套餐,加拿 大套餐,站立办公套餐和巴黎风情餐。

 

营养“就像一副拼图”,莱因哈特对我说, “你可以用很多种方式把它拼起来”。自 制 Soylent 网站的一个重要功能就是它能为你算出拼图的方式。一旦知道自己的营养需求,你就能找到不同的方式满足它们。如果你输入一种成分——比如,20克奇异籽—— 网站就会自动适配你的营养学标签。然后它会告诉你摄入这种食物后,你离每天所需的营养还差多少——热量,碳水化合物,蛋白质,纤维,不饱和脂肪和维生素 ——这样就可以相应地调整食谱。我需要的成份包括乳清蛋白,燕麦粉,半熟粗玉米粉,大豆油,红糖和碘盐。配方中还有一些奇怪的粉状矿物质和维生素——酒石 酸胆碱,葡萄糖酸钾——这些都是我从iHerb.com网站上订购的。我在本地的杂货店里购买可可粉,此外,和很多人一样,我每天服用复合维生素以避免把 它们混到这个配方里来。

 

在 收到工厂生产的Soylent包裹时,我着实松了一口气。它基本上沿用莱因哈特的做法,味道就像之前我在洛杉矶尝到的那样:浓浓的,棕褐色液体,酵母颗粒 状,带一点甜味。比起我的巧克力版本,普通的Soylent好吃多了。(办公室试吃报告的结果是:“这是稻壳做的蛋白质奶昔”,比做结肠镜检查前喝的玩意 好多了。)

 

 

周末大概有3天,我只吃这种混合物。之前听说的许多小贴士被证实的确有用。Soylent在冰箱里过夜后味道会好一些。(一个自制Soylent的人告诉我“这是因为各种成分能够凝结”。) 在体力活动之后它也会显得更吸引人——饿的时候,你会发现自己真的挺想吃它。但气味仍然是一个问题。上周五,经过几个小时之后,它那股黏糊糊的味道似乎无 处不在,在我的嘴里,在我的呼吸里,我的手指和我的脸上。而且,我的胃似乎需要一段时间来适应液体食物:一直到下午,我都感觉自己像个行走着的水气球。

 

Soylent当然也有它的好处。就像莱因哈特所说,它能让你一整天都“顺利航行”。如果你正坐在电脑前,又感到饿得慌,你不需停下手边的事情去吃午餐,能量水平也将保持稳定:“下午不会昏昏欲睡,也不会撑到脑子不转。”下午也会像早上一样有效率。

 

我和莱茵哈特跟着加里米蒂走进了一个西班牙风格的庭院,里面的音乐正起劲,自行车堆成一堆,一个学生正因熬夜在沙发上补觉。在用餐区,大部分Skurves 正摆好了餐具准备用餐。附近有十个学生围着桌子坐成一圈,被笔记本电脑和习题集环绕,无视身边的餐时骚动:这都是“Soylent”的饮用者。其中几个握 着水瓶,里面盛满了浅褐色的粘稠物。

 

学生们认出了莱因哈特,而他也已经习惯了自己这书呆子名人身份。他们热烈称赞着莱因哈特的发明。“它可以一下喂饱你五个钟头”,艾利克斯,这个主修计算机科学的学生说,“这对我们的学习很有利。”

 

从学期一开始,他们就试着自制“Soylent”。“这是个严肃的迭代的过程”,学生尤金说。“我第一天就买了包50磅的玉米粉,现在我可不能退出”,主修数学的尼克表示,如果你不是一名“Soylent”饮用者,那么会很难在里克茨楼呆下去。他告诉我们:“我记得大家以前一起出去玩的时候,都在讨论着各自的食谱”。

 

在立克茨楼中,莱因哈特问学生们是否还有其他问题。尼克问:“在许多人吃了Soylent后,它占据了人们的生活,你对此有什么想法?”

 

莱因哈特笑了笑。“不错的问题”,他说。“事实上,针对这个我想了很多。”他伸出胳膊,展示他健康的体格。“我已经食用Soylent一年了,而你现在看到的一切都是它所支撑的。”

 

(此版本为删节版,全文请点击“阅读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