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旅游
  • 城事
  • 房产
  • 公园
  • 第四城
  • 保险
  • 展馆
  • 德克萨斯州
  • 医疗
  • 节庆
  • 中美教育
  • 德州高校
  • 美食
  • 美国派
  • 人物
  • 社区
  • 公益创业
  • 育儿家居
美国平权法著名案件:费舍v.德州大学
作者 : Yan Ke / 魅力Houston网录入时间 : 2015-4-15字体 :

  

德州有一个“Top Ten Program”,也常被称为"Top 10% Rule",这是1997年通过的一部德州法律(Texas House Bill 588)。根据这个法案,每个高中班级里排名Top 10%的学生都会被德州州一级的大学(state-funded universities)不分种族的自动录取。每年,德州境内约80%的大学新生是通过这一个择优项目被录取的。不够前10%的学生就要经过其他考量,如种族和民族等。

    阿比盖尔.费舍(Abigail Fisher)就是一名被综合考量的白人女生。她的父亲和姐姐曾在德州大学奥斯汀分校读书,当她于2008年报考这所大学时,却被拒绝了。成绩还算优异的 她认为许多比自己成绩差的少数族裔学生被录取,自己却没有,是因种族原因受到了不公正待遇,于是把德州大学告上法庭。 “当时我都崩溃了,”她对纽约时报的记者说,“我希望,在录取时,他们能够完全不考虑种族,每个人,不论种族是什么,都能单纯依靠自己的能力和努力,进入 他们想进的任何一所学校。”

    她的反应并非特例。2003年,就有一起相似的案子Grutter v. Bollinger。最终美国最高法院以5:4的投票裁定支持平权法案。当时判决书执笔人大法官Sandra Day O’Connor综合了法庭多数意见认为,“招生中采用种族配额不可取。但是,种族可以成为在‘综合考察’中考虑的一个因素。”因此德州大学应诉的立场 是:“大学应该有招收各种背景学生的自由,这也是它们在学术和社会上的使命。”

    学校负责人表示,学校需要此平权法案项目来促进生源的多样性,招收很多有着不同背景的少数族裔学生,也保证学校大多数课堂上有“相当数量”的少数族裔学生。该校的招生主任Kedra Ishop博士对纽约时报说:“德州大学奥斯汀分校承担着为德州培养领导人才的角色”。


    但Fisher 的顾问、也是案件的推动者Edward Blum (4月25日受休斯顿华裔联盟的邀请来休斯顿演讲——编者注)认为:“尽管大学校园里的种族多样性十分有益,但它也不能通过种族歧视的方式实现”。
 


    设在新奥尔良的联邦第五巡回上诉法庭审理了该起案件,维持了德州大学考虑种族背景的录取原则。费舍不服,在Blum的帮助下,把案子送上了最高法院,称为“Fisher v. University of Texas”。

    2013年6月24日,美国最高法院做出判决,以7比1支持了德州大学的诉求,“即认为大学录取时考虑学生的种族背景依然是维持校园多元化的必要手段;但同时也指 出,法院不能容忍大学滥用以肤色取人的原则,只有当学校证明不考虑肤色的录取政策无法达到多元化目标时,才可参考学生的种族背景。”

    耶鲁大学历史系副教授薛涌认为,“这次最高法院虽然说种族平权的录取政策仍然有理,但要求严格地界定使用这项政策的条件和标准。”他认为在如今贫富分化严重的 美国,经济而不是种族,才是最大的不平等因素。“在这种状况下,大学还一味参考种族背景录取学生,就会出现这种情况:一个家庭年收入20万美元以上的黑人 学生,在各方面表现和一个家庭收入不足三万的白人贫困生大致相同。但是,那位黑人在大学竞争中仍然能得到了充足的照顾,分数要求大大降低。那位白人孩子不 仅得不到照顾,而且必须以高得多的分数才能和那黑人富家子弟竞争。这也是最近不停有白人起诉执行种族平权录取政策的学校的原因。 ”

    在谈到哈佛大学是否歧视亚裔学生时,政治理论家、新美国基金会学者、哈佛大学教师YASCHA MOUNK认为“名校的录取名额是一种稀缺商品。在决定谁应该被录取的过程中,必然会牵涉到不同价值观的权衡。我们应该把优秀作为唯一标准吗——如果是这 样,那么这种优秀体现在什么方面?我们该不该把名额分配给那些将从这些名额中获益最多的学生?抑或是录取那些最有可能回馈社会的人?正确答案并非只有一 个。但这并不意味着,有些答案不存在明显错误。”

 

从统计证据看亚裔学子的大学门槛

文/万维网网友”欧阳峰”


普林斯顿大学教授Thomas J. Espenshade领导的种族与社会经济状况对学生入学机会的影响研究,发表在2004和2005年的两篇论文和2009年出版的一本书《No Longer Separate, not Yet Equal: Race and Class in Elite College Admission and Campus Life》里。

艾氏的数据研究是基于普林斯顿大学一个为期14年的大学生数据收集National Study of College Experience(NSCE)。数据来自10所美国顶尖大学,其中包括公立、私立、研究型、文理学院等。这其中包括三组数据,分别来自1980左右、 1993和1997年的申请者和入学新生。1997年的数据特别详细,还包括被调查者中学的经历。所以有些分析仅仅基于最后这组数据。收入数据库的总共有245,000人的录取资料和其中9,100人的个人问卷。

作者基本上是采取分类评定回归(Logistic Regression)的方式,计算出在其他变量(例如学习成绩)相同的情况下,改变某一个变量(例如种族)而引起的入学机会的变化。注意这里的“入学机 会”是以“胜算(odds)”来度量的。胜算的定义是被录取的几率除以被拒绝的几率。所以与几率本身不同,胜算可以从0 到无穷大之间取任何值。

在第一篇论文中,作者采用了几种模型来考察学生资格与入学胜算的关系。在最完整的模型中,考虑了以下参数:录取年份、性别、是否美国公民、SAT分数、种族 (白人、黑人、西裔和亚裔)、是否体育生、是否传统生(legacy,指校友的亲属)、以及录取学校。这个研究分析了三所研究型私立学校共124,374 名申请者的信息。结果显示,在其他条件相同的情况下,亚裔学生的入学胜算是白人的0.7倍,也就是少30%(作为对比,黑人的入学胜算是白人的5.5 倍)。基于其中一个学校的数据分析,如果包括中学平均成绩和中学班级排名的话,亚裔的胜算还要减少到白人的0.6倍左右。

如果按录取年份分别计算的话,在1980左右,1993和1997年,亚裔入学胜算分别是白人的0.857,0.684 和0.678倍。可见在这近20年中,亚裔的劣势没有改善反而加重了。而在同时期,黑人和西裔享受的优势有所下降。

在第二篇论文中,作者基于1997年的数据(45,549申请人),假定去除种族因素,重新计算各个种族学生的录取率。其结果如下表所示(从原文中表2抽取):

 



表中的“其他”包括未填写种族者,以及大多数的国际学生。

结果显示,去除种族因素的话,亚裔的录取率和学生比例都会大幅度上升。去掉种族因素(主要是对黑人和西裔的优待)后,白人的处境并没有显著的改变。黑人和西裔“失去”的名额都被亚裔“得到”了。

在 2009年发表的书中,作者基于数据更详细的1997年数据进行了更多分析。在录取胜算比较的分析中,作者把公立和私立学校区别开来,并增加了家庭社会地 位、高中种类等控制参数。在学业成绩方面,除了SAT成绩外还增加了ACT成绩、AP考试数量、SAT II平均成绩、高中平均成绩、高中班级排名、全国学者奖(National Merit or Achievement Scholar)等。在同等条件下,亚裔的录取胜算是白人的0.19倍(公立学校)和0.33倍(私立学校)。一个更形象的,也是常常被媒体引用的说法, 就是要得到同样的私立学校录取胜算,亚裔需要比白人的SAT成绩高140分(在当时1600分满分的尺度下)。

另外,黑人和西裔的SAT成绩可以比白人分别低310分和130分而仍然得到同样的私立学校录取胜算。在社会地位方面,公立学校的录取胜算几乎没有区别,而私立学校对低收入阶层有优待。

另 外有趣的一点是:很多人认为亚裔孩子在领导能力方面的训练比白人弱。然而统计表明:至少从执掌领导职位和取得与领导能力有关的奖项这方面看,亚裔孩子并不 比白人差。下图显示亚裔与白人这方面的比较(根据书中图2.4 整理)。图中显示的是领导职位与奖项的数量,与至少取得这个数量的人数比例。然而另一方面,虽然亚裔学生比白人更多参与学术性的课外活动,在体育活动方面 亚裔学生参与较少(白人74.1%, 亚裔56.4%)。

 



从 这些研究成果来看,亚裔在高校录取中受到的歧视是可以证明而且可以量化的。当然,这不等于大学录取过程中存在歧视亚裔的明文规定甚至意图(从原理上说,统 计研究不可能证明这一点)。艾氏也特意作出澄清:在录取的考量因素中不仅包括学术因素,也包括这些统计研究中没有涵盖的“其他因素”。如果这些“其他因 素”与种族有相关性的话,那就可能解释我们所观察到的种族间的区别。但是作者的文章和其参考文献都没有具体指出那是些什么“因素”,以及那些因素与种族是 如何相关的。

艾氏的研究可以说是关于大学录取中种族问题至今最周密的统计研究了。所以他们不但出了书,还受到媒体的广泛报道和引用。

 

北美地区最值得关注的微信号

www.merryhousto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