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旅游
  • 城事
  • 房产
  • 公园
  • 第四城
  • 保险
  • 展馆
  • 德克萨斯州
  • 医疗
  • 节庆
  • 中美教育
  • 德州高校
  • 美食
  • 美国派
  • 人物
  • 社区
  • 公益创业
  • 育儿家居
曾经不那么美的,美国
作者 : 蓝调共和录入时间 : 2015-7-5字体 :

现代人视美国为一盏自由的灯塔,美国也是自由、民主的象征,但是它自身也走过了一条曲折的道路。自由可不是天上掉下来的,“Freedom is not free”。许多我们以为天经地义的权利,其实并非如此。
 

人人平等?


虽然7月4日是独立日,但1776年大陆会议正式宣布美国独立时不是在4日,而是在7月2日。2天后,会议通过《独立宣言》。宣言中影响最大的并不是对英王的控诉,而是杰斐逊起草的前言第二段: “我们认为这些真理是不证自明的:人人生而平等,他们都从他们的造物主那里被赋予了某些不可剥夺的权利,其中包括生命权、自由权和追求幸福的权利。”这段文字被无数次的引用,激励了无数国家为自己的命运而奋斗。可事实上,当时的《独立宣言》中所谓的人人平等指的仅仅是白人男子的平等,不包括白人妇女、黑人和印第安人,后三者是没有政治权利的。

 



美国刚宣布独立时,英国人是很瞧不上眼的,他们认为美国人真是伪善,“自由喊得最大声的,都是奴隶主”。确实,美国的开国元勋里,很多都是奴隶主。1799年,华盛顿去世时,家里有 277个奴隶;1826年杰斐逊去世时,家里有超过200名奴隶。杰斐逊一直认为黑人不够条件成为公民,黑白通婚是让他感到可怕的观念,但自己与黑人女奴Sally Hemings有私生子。他还曾经说过:“不像印第安人,黑人不适合经济独立和政治自治,解放黑人,而没有把他们运出美国,会威胁到国家的自由。”

华盛顿和杰斐逊等人的观念和行为显示出的是那个时代分裂的自由观,它并不完美,但很真实。他们一方面认为奴隶制是不道德的,另一方面他们又无法超脱那个时代的思想局限。我觉得难能可贵的是,虽然现实有种种问题,但他们还是超越了自己的阶级,勇敢地提出了人人平等自由的愿景。虽然这个目标在当时并没有达成,但美国建国200多年来,无时不刻不是朝着这个方向而奋进。从这个意义上说,《独立宣言》确实很伟大,它的立足点不是当时当地,而是全人类。
 

人人都能投票?

 

我们现在认为人人都有投票权是理所当然的,可是在美国刚建国时,很多保守的爱国者认为那种每名白人男性都有权利投票的想法是荒谬可笑的。他们认为愚蠢的人和文盲是不配享受投票权的,不配对政治提出什么意见、发出声音的。

18世纪,主流的自由观是法律制定者应该是那些不依赖于他人的独立男性,因此,奴隶、佣人、租户、与父母居住的成年男子、穷人和女人,因为缺乏所谓“自由意志”,都没有资格投票。不仅如此,犹太人、天主教徒、新教徒异议者(Baptist、Quaker)基本上也被剥夺了投票权。印第安人因为不纳税,一般无投票权,而有财产的自由黑人也不能投票,这并非被法律禁止,而是被当地的民情。

1777年,佛蒙特州是唯一完全取消财政状况与投票权联系的,同时还取消了选民须是纳税人的要求。1780年代,除佛吉尼亚州、马里兰州、纽约州,大部分州的成年白人男子都符合后来的投票权要求。美国白人女子的投票权要等到1920年才得以实现,黑人在1860年代内战后虽然很快取得了宪法修正案上的投票权,但作为北美大陆苦难最深重的群体之一,内战后再经过了100年的浴血抗争才获得了真正意义上的投票权。回想起来,真是很令人敬佩。

 



从精英到普罗大众,从有财产有文化者到无财产无文化无纳税者,从白人男子到女人、黑人和印第安人,投票权逐渐从特权变为基本权利。不断扩大的政治自由的观念,不仅意味着人民有权利被他们所选出来的代表管理,更意味着个体的政治参与权。
 

美国人民?


现在使用的美国宪法其实是1788年夏通过的第二部美国宪法,建国初期1781年通过的首部宪法是《Articles of Confederation》。因为害怕中央集权的政府会威胁到个人自由,各州不愿意组成一个共同的政府,希望可以保持州的自主、自由和独立。在这样的宪法下成立的国家性政府只是个州与州之间的“firm league of friendship”,它简陋的只包括一院,连总统都没有,大部分决定不得不每次都需要13个州中的9个州批准,而不是高效的通过立法院的多数决定,这样的政府注定是软弱无力的。社会与经济的混乱,让制宪先贤们痛定思痛,才有了第二次制宪。

 



被称为“宪法之父”的James Madison是杰斐逊的门徒和盟友,他和同为建国之父的亚历山大.汉密尔顿,都是建立强有力中央政府的倡议者。汉密尔顿曾经说:“Genuine liberty required a proper degree of authority to make and exercise the laws。”他俩作为联邦党人,一致认为美国的未来依赖于一个强有力的全国性的权威,宪法不仅没有威胁到美国人的自由,实际上反而是对自由的保护。

 



1788年通过的第二部美国宪法,开篇说道:“我们美利坚合众国的人民,为了组织一个更完善的联邦,树立正义,保障国内的安宁,建立共同的国防,增进全民福利和确保我们自己及我们後代能安享自由带来的幸福,乃为美利坚合众国制定和确立这一部宪法。”宪法中所说的“We the people”,可不是我们现在想当然的美国境内所有人。在宪法中,“people”特指白人,只有他们才获得了宪法中规定的自由。宪法中还有两个名词分别对应着境内的两类居民,一是印第安人,他们作为独立的部落被对待,不参与美国主体政治;一类就是其他人“other persons”,单指黑奴。

 



为什么当时的美国明明有奴隶和奴隶制,而这两个词汇都未曾在整部宪法中出现?因为当时的代表们对此话题非常敏感,认为奴隶/奴隶制这种字眼的存在会玷污美国式自由。那么,究竟谁才是事实上的公民,能得到法律的保护?美国宪法并没有定义,而是让各个州自己去决定。

1790年出台的归化法(Naturalization Act)第一次立法定义美国人的国民性(nationality)是自由白人(free white person)。这部法律标志着开放性移民政策的实施,可是法规出台80年来,没有一名非白人移民能够成为归化的公民。第一个归化为公民的黑人是在1870年,而亚洲人要等到1940年代。

通过以上这些是不是就可以得出美国自由虚伪,美国民主、法治虚伪的结论呐,我觉得不是的。学者刘瑜有一句话说的非常好:“中国有一种特别不好的现象,就是‘让最好成为更好的敌人’……这就模糊了95%的自由和5%自由的区别,……只要不是100%的自由,就都叫‘不自由’,于是‘天下乌鸦一般黑’。”

美国不是许多人热情讴歌的那种从一个伟大走向另一个伟大的国家,美国有很多问题,有很多阴暗面,但难能可贵的是,它的自省精神也非常强大。美国自由观、平等观的发展充分说明了,即使是白纸黑字写明的所谓天赋人权,也要靠一代代实实在在的努力去实现、去推进。

天上不会掉馅饼。我们现在看来所有理所应当得到的权利、普世的价值,都是每个时代的弱势族群,如印第安人、黑人、女人、宗教异议者、外国移民、劳工和普通民众一点点争取来的,就是这些普通人用自己的抗争一再拓宽了自由与平等的边界。就像马丁.路德.金曾经说的那样:“人们的远见卓识和品格的高下,才是一个国家真正的力量所在”。

 

 

书籍推荐
 
 

最后推荐一本关于美国历史的书——《Give Me Liberty!》,作者Eric Foner是哥伦比亚大学的历史系教授,曾担任过美国历史学家和美国历史学会的主席。

 

这是一本从航海大发现至2006年小布什第二任期的美国通史。超过1000页的正文对美国历史作了全景式、框架式的回顾与综述,目的是尽量提供一个清晰、准确的史实,在读者头脑里建立一个历史坐标;促使读者不再孤立地看一个问题、也不是从单一角度出发,而是放在历史大环境中去思考问题。之所以书名为《Give Me Liberty!》是因为它的中心议题是:对“自由”的理解如何塑造美国的社会形态,或曰社会的发展如何重塑人们对“自由”这个概念的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