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旅游
  • 城事
  • 房产
  • 公园
  • 第四城
  • 保险
  • 展馆
  • 德克萨斯州
  • 医疗
  • 节庆
  • 中美教育
  • 德州高校
  • 美食
  • 美国派
  • 人物
  • 社区
  • 公益创业
  • 育儿家居
休斯顿皇家芭蕾舞蹈学校:在美国学跳芭蕾舞是怎样的一种体验?
作者 : Yan Ke录入时间 : 2015-8-16字体 :

 

黃俊泷2008年毕业于上海芭蕾舞学校后,在广州芭蕾舞团担任首席演员。2010年,他在休斯顿芭蕾舞团担任Principal Dancer。2013年,他受澳大利亚著名舞者李存信(畅销书《毛最后的舞者》(Mao's Last Dancer)作者)的邀请,作为昆士兰芭蕾舞团首席舞者在澳洲巡回演出。在他的舞蹈生涯中,黃俊泷获得过多项国际大奖,如瑞士洛桑国际芭蕾比赛评委会特别奖、日本亚太国际芭蕾舞大赛Junior Third Prize、瓦尔纳国际芭蕾舞大赛双人舞奖、芬兰赫尔辛基国际芭蕾舞大赛金奖。

 

本文图片由Huang Dance Studio提供


但很多人可能都没有想到,黃俊泷的舞蹈之路起源并非因为热爱,而是偶然的原因被选去了舞蹈学校,中途还因对自己的不够自信差点退学。但随着他对舞蹈的理解加深,他越来越出色,从中国跳到美国;从当年要一个字一个字查字典才能看懂合约,到后来的英语听说写自如。2012年初,黃俊泷与同为芭蕾舞蹈演员的妻子陈晓晨(广州芭蕾舞团首席独舞)在休斯顿开办了自己的舞蹈学校。晓晨说他们其实并没有人生规划,也没有美国梦,一切都是被生活推着走,因为“环境会改变你的一切”。

 

黃俊泷是位1米87的帅气上海小伙,身材挺拔,青春飞扬。



跳到第七年才发现跳舞令人快乐


魅力休斯顿网:你是怎么走上芭蕾舞这条道路的?
黃俊泷:
我们从小没有像美国小孩子那样意识到自己喜欢跳舞。我们走上芭蕾的过程和李存信经历的电影《Mao's Last Dancer》差不多。我记得非常清楚,那是小学5年级,我在上美术课,中午有上海舞蹈学校老师来挑人,说“全班起立!”我那个时候就挺高了,我站得非常直,挺胸抬头。老师看了一圈就走了,过来一会儿又回来,说:“你给我出来。”然后全班就挑了我一个人。问我是否有任何的跳舞基础,然后把我的手脚扳了一下,看天生的柔软性。他说舞蹈学校有招生,让我到时不管怎样都得来。我回去就把这件事情跟家里说了,当时家里根本没想到,我会去跳舞。后来通过了初始复试总复试,还查看了我父母的身高,挑选得非常非常严格。

魅力休斯顿网:你等于懵懵懂懂的,被别人选择去跳舞。但学舞蹈的过程中,你其实还是很享受、热爱这个过程吧?
黃俊泷:
我们在舞蹈学校学了有7年了吧,第7年我才知道舞蹈是什么东西——“噢,原来跳舞会让人感到快乐!”之前,真的没有感觉到快乐,训练太严格。

魅力休斯顿网:这种突然的思想变化是一种什么样的过程?怎么就突然觉得跳舞能给你带来快乐了?
黃俊泷:
2005年学校送我去瑞士洛桑参加一个比赛,那时候我是全国年龄最小的参加者。去了瑞士之后觉得:“哇塞,原来跳舞是这样的!“看到国外的选手,他们每天都是很enjoy,跟着音乐节奏而动。而我们中国的训练方法是“你这样不对,拿开”,啪!打了一下。看到他们才知道,原来咱也可以这样跳舞。那个时候拿了个奖——评委会特别奖回来。大奖有7个名额,如果你进入前7,就可以去全球最著名的舞蹈学校读书,组委会付全部学费。我没有拿到这种,但评委会给我一个特别奖励。回来后,一下炸开了锅,大家都挺惊讶,从来没有那么小的年龄就得这个奖的。当时我就知道谭元元进了国外团体嘛,对她就已经崇拜得不行了。

中国是封闭式训练,对外面没有接触,你不知道外面是怎样的。当时老师不让我们看国外舞蹈的碟,怕我们看了自己练。结果我到外面一看,他们原来是这样跳舞的,当时就觉得还挺开心的,知道自己学了六七年学的是什么东西,而且还在国际上得到了肯定。

魅力休斯顿网:应该可以说自己这些年所做的事情突然有了一个座标。那么是不是从这个时候,你对舞蹈的看法完全变了?
黃俊泷:
新的理解吧。之后又回学校,老师让所有的人看我——“他跳舞才是对的”。把我作为示范,“应该这样跳”。我当时觉得:“哇,可以站在全校最好的地方给大家跳舞!”

工作后,我代表广州芭蕾舞团参加过两次国际性比赛,一个是保加利亚的比赛,一个是赫尔辛基的,前一个拿了最佳双人舞奖和评委会特奖,在芬兰拿了金奖。在芬兰比赛时,是我最好的时候,那时我22岁,跳得非常自由。

芬兰这个比赛是全世界最好的四个芭蕾舞比赛之一(Varna International Ballet Competition、USA International Ballet Competition、Moscow International Ballet Competition、Helsinki International Ballet Competition),可以说是芭蕾比赛的奥林匹克。当时我拿了这个奖之后就觉得应该出国看看了,想看看别人到底是怎么跳的,投了一些简历。

魅力休斯顿网:过程就是那么简单?你投了几个简历,他们答复你,你就来了?
黃俊泷
:对,非常快。我当时的简历就把我获了什么奖,在哪里毕业的,现在在哪个单位工作讲了一下。

魅力休斯顿网:对于国外的芭蕾舞团,你的简历中他们最看重的是什么?
黃俊泷:
你的经验。比如你跳过舞剧中的主演,舞剧中的重要角色。很多人每一个比赛都参加,但只跳一段舞,不会演戏。这样就算获得了很多奖,国外也不会要。因为当时我参加比赛后,广州芭蕾舞团让我跳全剧,是当时最年轻的主要演员,有很多表演经历。经验最重要。

 

黃俊泷(后排左三)作为客座首席舞者与澳大利亚昆士兰国家芭蕾舞团合作演出后合影。

 

“命运安排我们注定要来休斯顿”

 

魅力休斯顿网:你来到休斯顿的时候有做功课吗?
黃俊泷:
当时跟做梦一样。我发简历,然后对方给我寄合约,他们帮我把所有事情办完,帮我买机票,然后我们就来了。整个过程很短,才两个月。

魅力休斯顿网:这个过程比中国芭蕾舞团之间换工作还简单啊!
黃俊泷:
这就是国外和中国不一样的地方。他觉得你能胜任这个工作、这个团队风格,就给你这份工作。因为历史上休斯顿芭蕾舞团从来没有一个中国人当首席舞者,更没有像我这样直接过来的,我到美国后就问团长为什么就直接把我叫来了?他说因为在其他比赛上看过我。休斯顿芭蕾团又正好在那时有个principal的空位。

国外是这样,你再好,我没有这个空位也不会让你来。比如你是principal,我没有这个空位,不会把你降到solo,然后让你来。国内是觉得你好,先把你要进来,反正你是我们培养的苗子,以后慢慢再上来。可能时机正好对,命运安排我们注定要来休斯顿。

魅力休斯顿网:直接空降国外当首席,有没有特别惊讶?
黃俊泷:
没有,也不知道为什么。可能对自己的实力比较有自信。我们当时也抱着试试看的心理。因为英文什么的都不行,就过来看看,反正有人帮你办签证、买机票。

 

黃俊泷陈晓晨夫妇与休斯顿市长Parker合影。

 

魅力休斯顿网:当时你申请这个职位的时候,有没有想过语言会是一个问题?
黃俊泷:
人家都说你只要出来就自动会说了。还有一个是谈合约的时候他们说帮我安排全程翻译,所以没有太担心。结果来了后,他们帮我们安排了一天的翻译,呵呵。后面就很难了,因为来之前也没有学英语。

魅力休斯顿网:不会英语,怎样交流?
黃俊泷:
对话是不行的,基本都听不懂。但跳舞时候的术语交流都讲的法语,上课排练没问题,最大的问题是演戏。比如编导排了一台戏,会跟你说什么意思,结果一点都听不懂。两耳嗡嗡嗡……但听多了,突然有一天,全明白了。我没有在美国上过英语班。

魅力休斯顿网:你到休斯顿芭蕾舞团后,马上就给你排新戏了吗?
黃俊泷:
马上开始,没有给一个适应的过程。我那个时候还是第一组first casts。Opening Night的时候演出,所有的赞助商过来看演出第一场。我当时还不知这一场这么重要,因为在中国没有这种。演出非常非常成功,他们都——“啊,Congratulations!”

中国有一种论资排辈的气氛,你跳得再好,只要有一个人年龄比你大,你就要一直在他后面。在美国是,你只要适合这个角色,就给你跳。

魅力休斯顿网:比如一个演出季排几个戏,戏的主角一般有一二个,是他去选你,而不是你竞争这个位子,是吗?
黃俊泷:
对。如果是新季的话,会有编导过来看,看你上课,看你的长相、身材,跳舞的感觉是否适合这个角色,如果适合的话,就算你是群舞演员,也给你跳这个主要角色。在国内是不可能的。在国内你是主要演员,你就得跳主角。在这里,你适合这个戏,你就来跳。

魅力休斯顿网:你饰演的很多角色不可避免的是外国人。他们会不会觉得让亚洲人来演不同族裔的人很奇怪?
黃俊泷
其实相反。我跳了那么多年,美国人的现代舞比较好,但对于古典舞来说,他们从小没有像中国人受那么严格的训练,他们跳舞风格比较自由。因为古典剧目苛刻严谨,他们跳得没有中国人好,从小的身体的训练、肌肉线条、中国人对音乐、舞姿的处理都比较好。但如果要跳现代舞,中国人就不行了,在打基础时,把对音乐的敏感性也打掉了。

 


为澳大利亚的宝马公司拍摄广告

 

在美国跳舞更自由一些

 

魅力休斯顿网:从中国芭蕾舞团跳到休斯顿芭蕾舞团,其实是人生的一个挺大的转变。你怎么评价自己在休斯顿芭蕾舞团这几年?
黃俊泷:
是个非常大的转变。一个是从国内到国外整个的舞蹈艺术生涯是不一样的,二是来美国跳舞的生活方式是不一样的。他要你每天上班是非常快乐的,热身、跳喜欢的东西和partner说说笑笑,怎样第二次创作舞蹈。在国内这是不可能的,叫你脚不要放那里就不要放那里,没有第二次创作。其实对一个舞者来说,第二次创作是非常重要的,体现出舞蹈的价值所在。一个舞蹈你跳是这样的,我跳是那样的。在美国,可能更自由一点。

魅力休斯顿网:在美国,每个人都能为角色注入自己的理解。
黃俊泷:
所以为什么买票时要看某个人表演的,因为这个人可能在这个角色中融入了他自己的生活情节、自己的生活经历。演的是同样八拍的动作,但你可能给的是另一种感觉,所以看跳舞的现场和电影完全不同。另外,每个人在现场表演都会有自己的失误,但你可以看看他后来是怎么把这个失误救回来,他怎么告诉你这个故事,用的是他自己怎样的想法。比如说我演《吉赛尔》,我跳的时候心里想我背叛了她,非常沮丧。也有的人想反正自己是王子,无所谓。虽然都是伤心,但做出来的动作,他可能没有我这么深。有的喜欢看我跳得深的,有的喜欢看他依旧高傲的感觉。这是不一样的。休斯顿芭蕾舞团长说他看每一场的演出,都非常的enjoy,每场戏处理的不一样。

 

作芭蕾舞学校校长的感觉很好

 

魅力休斯顿网:你在休斯顿的这几年应该是过得蛮快乐吧?
黃俊泷
:应该是非常快乐。我们也在这里置业了,生活了,在这里非常开心。虽然我已经不在休斯顿芭蕾舞团做全职芭蕾舞演员了,有需要我还可以去跳,时间上比较自由。在中国,你如果离开芭蕾舞团去另一个芭蕾舞团跳舞,你和舞团的关系容易闹僵。但在这里不会,互相祝艺术生涯good luck,气氛非常好。有时我回来了,给对方发邮件,对方说有戏适合我,还会邀请我回来跳。

魅力休斯顿网:2012年初,你们在休斯顿开办了独立的舞蹈学校“休斯顿皇家芭蕾舞学校”,而且还是英国皇家芭蕾舞剧院德州唯一指定华人考级教学点。这三年多来,当校长的感觉怎么样?

黃俊泷其实学校也是应观众家长要求开的,有很好的教学反馈,感觉还不错。我们学校三年换了三个地方了,因为报名人数很多,所以面积一次比一次大。最早在Westheimer路,租用老美的教室,后来搬到王朝广场,再后来在华夏中文学校南边这个位置。今年暑假,还应家长要求开了Katy分校,两个班,一周一次,很快就满了。现在也有很多大陆的孩子,暑假来我们学校继续学芭蕾。

但在教学中让我们特别高兴的是,休斯顿有越来越多的中国人知道什么是芭蕾舞了,知道怎么进剧场欣赏芭蕾舞。练舞蹈的小朋友也知道怎样打扮得洋气一点,知道做什么动作好看。以前可能有的人邋邋遢遢的就进舞蹈教室了,现在她们知道进芭蕾舞教室时要穿得利索,要准备好。头发梳好,衣服换好,跳芭蕾舞的人应该注意形象。

 

陈晓晨:练舞蹈讲究的就是这个气质,练的就是芭蕾舞的严谨。这边跳得好的孩子,经常看芭蕾舞演出,精神气儿就是不一样。我觉得,跳舞的人走出去,就应该跟人家不一样。子女学习跳舞也改变了家长的意识,这是一个艺术教育的过程,不仅教育了孩子,也同时改变了家长。

 

魅力休斯顿网:这是非常有意思的现象。以前很多中国人可能一听到“艺术”这个字眼,就觉得跟自己没关系。

黃俊泷:
我们刚开始办学校的时候,很多家长对芭蕾舞蹈了解非常有限,不太懂孩子在跳什么。而且她们对自己也没有信心,总觉得自己档次不够,不太敢去downtown看演出。害怕自己做错了,比如衣服没穿对啊。但这两年好多了,我们舞蹈学校经过两次汇演,他们接触芭蕾舞久了,家长也慢慢有了信心,而且年轻家长也增加了,她们的意识更现代一点。而且以前的演出,很多人可能租衣服,现在也愿意买了,因为租的毕竟不合身,要缝改,效果也不好。学艺术其实就是这样,对美应该有所追求。

 

 

芭蕾舞学校的学生们

 

 

魅力休斯顿网:会不会经常有人羡慕你们,说你们那么年轻就有了自己的学校,而且发展得非常顺利,感觉轻轻松松有了自己的事业?

陈晓晨:
别人看起来很轻松,其实也不容易。比如开始我们坚持装芭蕾舞专用地板,许多人不以为然。但这种地胶摩擦力和弹力比较好,不易滑,孩子跳上去感觉就是不一样,小孩可以专心跳舞。比如一开始家长说不要跟我们这些年轻老师学,觉得没有经验,现在学校都是年轻老师。我们经常会请休斯顿芭蕾舞团的专业演员来此授课,有时还会请澳大利亚国家芭蕾舞团明星前来,家长和学员都非常满意。这其中都有一个观念的改变和信任的培养。

 

 

 

别看这些成年班的“大妈”平均年龄五六十岁,但练功、跳舞毫不含糊,激情洋溢。


魅力休斯顿网:你们学校虽然开办时间不久,但已经有很好的成绩。去年Mia Li被休斯顿芭蕾舞团和纽约的YAGP的summer intensive ballet录取,而今年8月徐于涵获得台湾国际青少年职业芭蕾舞大赛奖项。一般什么年龄比较容易出成绩?

黃俊泷
如果一路从小时候跳上来的话,越大越容易出成绩,因为身体控制能力好,理解力强,老师讲的内容她能听懂。尤其从14岁开始,如果能继续跳下来,就已经是很喜欢了。在最喜欢的年龄阶段,如果我们给她们排舞的话,效果就特别好。我们小时候也很喜欢跳,但老师总觉得我们没准备好,不给排舞。等可以参加比赛了,压力就大了。美国的教育方式是鼓励为主,顺势而为。

魅力休斯顿网:美国和中国的芭蕾舞蹈演员培养机制有什么不同
黃俊泷
美国没有中国那种封闭的职业舞蹈学院。比如一个小孩从四五岁开始学,可能从一周只在舞蹈学校学一次,频率随年龄增加。如果跳得好,到十三四岁的时候,老师会跟她商量,可否一周上四节课这样,学校愿意培养你。条件好跳得好,会被挑选到高一级的班里。比如休斯顿芭蕾舞团有个二团,低于18岁的很多青少年就在里面跳舞。这不是正式职业生涯开始,但进入二团会给你全额奖学金或比较少的工资。有点像国内的舞蹈学院的附中,但是可以边跳舞边读书边演出,有的时候还可以跟芭蕾舞团一块演出。在美国学芭蕾舞的一般都是有钱人,因为学费和相关费用比较贵。有的家长不愿意让小孩走职业化道路,觉得比较辛苦,就放弃了。

美国的芭蕾舞团不像中国,这里没有政府办的芭蕾舞团,都是民间办的,所以每家都有自己的特色吸引舞蹈演员。比如进入二团,从十六七岁开始跳,慢慢适应了一种艺术风格,编导觉得你不错,可能就会挑选你到一团,这就是正式工作了。而且美国这边一个剧目有多种编排的版本,每个团都有自己的特色,不是说一个人跳的非常好就邀请你,而是看风格是否相符。跳芭蕾舞的小朋友,从小就被当作艺术家培养,不像中国那样等级分明,老师教学,学生只能顺从。这里大家是合作式的,互相讨论,可以发表自己的意见。家长也不会逼子女去学芭蕾,全靠自己的喜爱作为动力。不喜欢随时可以放弃,不是只有一条路可以选,边跳舞边正常读书。

 

 

 


魅力休斯顿网:你们现在还那么年轻,才20几岁,已经在二次创业了。对未来的规划是什么,你的理想生活是什么样的?

 

黃俊泷:对跳舞不能放弃,因为这是从小到大唯一学的、唯一会的技能。随着年龄增长,现在对舞剧的处理和理解不一样,我想还会继续跳下去。但可能不想做全职那么累,而且现在开了一个学校,还是希望给休斯顿小孩多一点对芭蕾的理解和上台的机会。这些小孩非常聪明,对芭蕾非常渴望,但是没有一个地方教她们。所以我就觉得,还是跳下去,同时多出去吸收一下经验,然后教她们。老师也要不断学习,更新自己的知识量,为有芭蕾梦想的人提供一个实现梦想的平台。

 

JLI_20141011_025

 

去年,休斯顿皇家芭蕾舞学校在休斯顿市中心专业的剧院Hobby Center演出了芭蕾经典舞剧《吉赛尔》。成立三年来该校已经有两次汇报演出,今年11月的《天鹅湖》即将登场,所有学生都在紧张排练中。

 

JLI_20141011_177

 

JLI_20141011_130

 

休斯顿皇家芭蕾舞蹈学校
中国城校区

9730 Townpark Dr #100

Houston, TX 77036

 

Katy校区

6734 WESTHEIMER LKS N#108

KATY , TEXAS 77494

 

联系电话: 832-704-6573

邮箱: huangdancestudio@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