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旅游
  • 城事
  • 房产
  • 公园
  • 第四城
  • 保险
  • 展馆
  • 德克萨斯州
  • 医疗
  • 节庆
  • 中美教育
  • 德州高校
  • 美食
  • 美国派
  • 人物
  • 社区
  • 公益创业
  • 育儿家居
【收养中国孤儿】德州父母:给他们一个家,是我们在这个世上能做到的最好的事了
作者 : May Zhou / 翻译:魅力休斯顿网录入时间 : 2015-9-1字体 :

 

还记得7月底休斯顿在线刊发的一篇文章《休斯顿妈妈:终于等到你,我从来没放弃》吗?休斯顿一户人家热切期待被父母抛弃的患唐氏综合症的中国女孩的故事感动了许许多多的读者。这些从中国飞到美国的待收养孤儿已于8月底飞回中国。他们在美国一个月来经历了什么?美国父母是如何看待他们的?请看本篇报道。

 

作者:May Zhou (China Daily驻休斯顿记者)
翻译:Elbereth(魅力休斯顿网)

 


7月的最后一个周六,一个有医疗问题的10岁中国孤儿杰克(左一),在他位于德州Garland的寄宿家庭成员的陪伴下吹灭了生日蜡烛。Johnson这户人家,已经有了四个从16岁到22岁年龄不等的儿子。

7月中旬,30名需要被特殊照顾(他们往往有难治的疾病或残疾——编者注)的中国孤儿来到美国,在全美各地的家庭暂居四到五周。杰克就是这30人中的一员。30人中有17名寄宿在德州的家庭。在共同居住一段时间后,大约三分之二的孩子已经找到了愿意领养他们的美国父母。而剩下的孩子仍在寻找属于自己的家,正如孤儿暂住项目Great Wall China Adoption(GWCA)的主管Shannon Phillips所言:“情况每天都在变动。”

这家总部设于德州首府奥斯汀的收养机构已经举办了3年夏冬季的中国儿童寄宿项目了。Phillips说,这个项目是专为年龄较大且有特殊需求的中国孩子设计的(一般5到12岁),项目大大增加了他们在美国找到永久家庭的机会。“迄今为止,我们的成功率在75%到80%之间。每次活动都会让我们更加了解如何让人对收养产生兴趣,如何为每个孩子找到合适的家庭,”Phillips说。

 

杰克与德州的Johnson夫妇

 

Jack的寄养家庭是德州Garland的Jill和Thomas Johnson夫妇,他们分别是小学教师和软件工程师,这次的项目促使他们下决心领养孩子。Jill Johnson说:“我们很早就想收养一个孤儿,因为我们牵挂他们。他们的父母出于各种原因无法照顾他们。但是,我们有机会有条件去照顾,所以我们想要帮忙。”

 

 

Johnson一家2月时在GWCA的网站上看到了这个项目。“当我看到杰克的资料时,我就知道这个男孩就是我们能带回家照顾的孩子,” Jill说,“他的眼睛闪闪发亮。我不知道具体是什么原因,但是他身上有某种东西告诉我——‘这就是你的儿子’。我的心告诉我,就是他了。”

“我们一度想过领养一个女孩,但后来意识到我们更了解男孩。他能有大哥哥是挺不错的事,这群男孩子相处得很好。他们一起游泳、打篮球,或者就在一起吵吵闹闹,” Jill说。

杰克要过生日了,Jill Johnson特地上网查询中国孩子是怎么过生日的。最后她决定还是采用传统美式庆生的方式——蛋糕、气球、冰淇淋和礼物。

虽然杰克现在还不是Johnson家的正式成员,但Jill已经开始为他筹划未来了:“我希望他能保持自己的文化,这是他身份认同的一部分。我们会让他继续学习普通话,汉语本身也是门需要了解的世界语言。我们会了解、鼓励他的志向、兴趣和特长。”

除了医院的例行检查,杰克的夏天基本上就在游泳池、博物馆和公园里度过了。Jill Johnson也计划带他去自己的学校,看看美国的学校是什么样子的,“等我儿子回校时,我们也会带杰克去阿拉巴马大学看看。”
 

杰伊与德州的Morell夫妇

 

Michelle和Scott Morell住在德州的Allen,他们一位是兼职的理疗师,一位是领导力培训师,正在为一个仅有轻度肝脏问题的13岁中国男孩杰伊寻找一户美国收养家庭。

 

 

Morell家已经领养了5个孩子了,从7岁到14岁不等。其中3个是在美国领养的,两个则来自中国。他们打算再领养一个大肠有点畸形的3岁中国男孩。他们希望12月的时候能把他从中国接回来。

Michelle说:“去年夏天我们觉得自己的家已经足够多人了,我们怎能才能帮助更多的人呐?我们看到了这个寄养项目,觉得我们可以帮助其他孩子找到一个家。这是我们在这个世上可以做到的最好的事了。”

杰伊并不是在Morell家临时寄养的第一个中国孤儿。去年他们寄养了一名患脑瘫的6岁孩子,名叫泰迪。“我们寄养泰迪的经历很棒。他聪明可爱,讨人喜欢。我为他专门开了一个个人推广页面。我有个朋友为他拍了很多专业的照片,都贴在上面。我和许多人谈过他的故事,GWCA也帮我宣传,”Michelle Morell说。

家里已经有了5个收养的孩子,第六个正在路上。Morell承认即使只作寄养,对家庭日常生活改变也是很大的。然而,“世上并没有多少让你能够改变一个人一生命运的机会。从这个意义上讲,这是一个很有成就感的经历。”

 

泰迪与德州的Fredrick夫妇

 

Jennifer和Brad Fredrick 住在德州League City,他们分别是credit union的副主席和美国宇航局(NASA)约翰逊太空中心的宇航员训练师。他们在泰迪回中国前一个星期看到了他的故事,并喜欢上了他。

 

 

“我这几年一直在关注GWCA ,但一直没有做出选择。然后我收到了泰迪的宣传单,有他去动物园的照片、去购物的照片、在湖里玩耍和Michelle的孩子互动的照片。我把他的照片给我的丈夫看,认为这正是我们想要的孩子,”Jennifer Fredrick回忆说。

有一个6岁亲生儿子的Fredrick一家很快开始了领养程序,在8个半月内办妥了全部手续,“我的儿子Connor非常想要个弟弟,现在他兴奋极了。他跟我们一起回了趟中国,把泰迪接回了家”,Jennifer Fredrick说。

脑瘫使泰迪的左半身变得很虚弱,而且他无法正常走路。“需要很长时间他的状态才能改善。他现在每周都接受理疗,我们给他的腿做了新支架,希望能靠手术改变现状,” Jennifer说。

泰迪成为这个家庭里的一员,已经有两三个月了。“他表现很好,没有任何过渡问题,很快就和我们夫妇建立了感情,也和我儿子Connor相处很好。和很多留恋过去生活、过渡困难的领养儿童不同,Teddy很快接纳了变化,并且真心实意地喜欢,就连去超市买东西对他来说也是快乐的。我以前讨厌购物,但他让我变得也喜欢购物了 ,”Jennifer Frederick说。据她介绍,泰迪在孤儿院的时候已经报名加入Sunshine Kids Academy,每周学习三天英语,现在英语和数学都很不错。“他跟我们沟通很顺畅。他来的第一个月,每天能学会四到五个新词,三周之后他已经能用英语思维了。他非常聪明机灵。”

Jennifer 说:“他愿意尝试任何挑战。他正在上游泳课,很快会开始空手道课程,对8月即将开始的二年级兴奋得不得了。他无所畏惧,人们也常说他脸上一直挂着微笑。”

Fredrick一家人说,要不是寄养家庭项目,他们不可能领养泰迪。“我一直知道我想领养孩子。我了解全部步骤,我多年来一直在关注此事,中国一直是我们的首选。然而,把一个你一无所知的孩子带进家里这个想法很吓人。他的档案里,有整整一页是关于他的医疗问题的。”

Jennifer Fredrick说:“如果不是Michelle寄养了他,介绍了他,我们不可能领养泰迪。向她了解了泰迪的个性后,我们最终作出了决定。”
 

杜尔与俄勒冈的Raney夫妇

 

有时寄养能改变一个家庭对领养的态度。牧师Kyle Raney和他的妻子Cassandra住在俄勒冈州波特兰市,他们去年夏天寄养了现已9岁的杜尔。

 

 

Raney一家支付不起领养的费用,但是还是决定作为寄养家庭来帮助一个孩子。然而,“仅仅是最初两天之后,我们看他和我们的孩子在院子里玩耍,我们心中感到无比安宁,意识到他就该是我们的儿子。我们不可能对他放手,我们已经无法想象没有他我们的家会是怎样了”,Cassandra Raney说。她和丈夫亲生的5个孩子从2岁到7岁不等。他们立刻启动了领养步骤。

寄养活动结束后,Raney一家给杜尔带上了一整本相册,记录了他在美国的时光。在办理领养手续过程中,他们一直在和杜尔视频聊天,还给他寄过几次糖果和玩具。Cassandra Raney说:“我听说他在孤儿院的时候几乎天天看那本相册,还告诉所有人说他美国的家人很快就回来接他了”。

寄养过程让他们得到了领养杜尔的经济资助:“我们把杜尔介绍给我们的家人和朋友。所有人都喜欢上了他,7个月之内,所有领养费用都由我们的家人朋友支付清了。”

6月,杜尔回来了。他的心脏有点问题,而且有侏儒症。"他正在接受一系列测试,也许很快就需要手术。这有点吓人,而且我们不知道未来会怎样。我们只知道他是我们的孩子,我们会尽我们所能为他而奋斗,”Cassandra Raney说。

 


杜尔与收养家庭的孩子们在一起。


Raney一家说,如果不是寄养活动,他们绝不可能领养一个年龄较大的孩子。“这个项目让我们意识到领养一个较大的孩子非常棒,”Cassandra Raney还补充说,和杜尔一起的经历让他们去试图领养一个10岁大的中国女孩,她患有脑瘫和脑积水,此前并不在寄养项目中。

Raney一家希望再收养的这个中国孩子能让杜尔平稳过渡,帮助他适应新的环境。“等领养手续办完,我们会带杜尔一起去接那个女孩。趁此机会,我们也会去看看杜尔在孤儿院的老朋友,”Cassandra Raney说。
 

谢尼尔与德州单身母亲Jeannie

 

Jeannie Kvanig-Robertson是德克萨斯州Burton的一个教师,她寄养了一个11岁的有轻度肝脏问题的女孩。她也没有领养的钱,所以选择了寄养。尽管如此,她还是喜欢上了这个被她称为谢尼尔的女孩,“我看了个视频,她是出现的第一个孩子。我觉得她非常可爱,于是挑了她。我一直对没有家的孩子很上心。”有两个成年孩子和一个10多岁女儿的单身母亲Kvanig-Robertson说。

 

 

除了医疗检查之外,她还带谢尼尔去见她的朋友,去游泳、去骑马。她说她想收养谢尼尔,但是付不起领养费用。“真希望费用能低些,”Kvanig-Robertson说,并补充说如果没办法收养她的话,她会帮谢尼尔找到一个家。

(原标题为《We have a heart for them》,此文经过重新编辑,小标题为编者所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