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旅游
  • 城事
  • 房产
  • 公园
  • 第四城
  • 保险
  • 展馆
  • 德克萨斯州
  • 医疗
  • 节庆
  • 中美教育
  • 德州高校
  • 美食
  • 美国派
  • 人物
  • 社区
  • 公益创业
  • 育儿家居
【创新企业访谈】善艺:我们要做撒种子的人,用文艺的方式改变世界
作者 : Yan Ke/ 魅力休斯顿网录入时间 : 2015-9-10字体 :

 

当我们想帮助贫困人群和地区时,总是想到捐钱、捐物。除了这些传统做法外,还有没有更好的办法?你想过可以通过讲故事的方式帮助人们建立自信、推动社会进步吗?它听起来像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但行之有效。魏庆泓博士说,这个模式是她在美国学到的最好的东西,她迫不及待的想要把它介绍到中国。

 

 

访谈人物

魏庆泓,毕业于清华大学建筑系,在美国辛辛那提大学获得社区规划硕士学位后,历任世界知名建筑规划咨询公司IBI集团高级规划师、佛罗里达Sarasota市建设审批委员会主席(是该市历史上首位非白人主席)等职,为美国数十个城市和社区主持撰写过发展规划。2009年她重返校园,就读于佛罗里达州立大学的城市及区域规划博士专业,在艺术为社会赋能领域做出突破性研究,是该领域的国际领先学者。2014年底创办“善艺”后,她任董事长兼CEO。

 

魅力休斯顿网:您曾在休斯顿注册的非营利组织海外中国教育基金会(OCEF)担任了两年总会会长,那时是业余时间做公益,而现在是全职来做。感觉“善艺”的理念相当前卫,不是很容易明白。能否谈一下?
魏庆泓:
这是一种用艺术教育的方式改善社区的模式。美国有一位Richard Owen Geer 博士,他创立了故事桥(Story Bridge)社区赋能剧场,已有20 多年历史,在美国有一批追随者,在世界四大洲多个国家获得发展。通过这一模式,参与者在艺术家和社会学家的引导下,收集、讲述和表演自己及社区的真实故事,把人心和社区凝聚起来,从而做出改变。我读博时有一个研究项目就是Geer博士的,当时只想去拜访一下社区,看看剧目是什么样的,但没想到特别震撼,于是开始了一系列的研究。现在我们一起合作写书,希望能早点写完,出版后能翻译成中文。

 


Geer博士

 

魅力休斯顿网:“故事桥社区赋能剧场”听起来非常抽象,究竟是如何做呐?
魏庆泓:
故事是人类最古老和原始的表达方式,对人的影响很大。美国田纳西州有一个大学甚至都开了一门研究生专业叫做storytelling。故事桥是一种艺术教育,不过教学方式不是说和听,而是一起表演出来,唱出来。之所以叫“桥”,是因为故事只是一个通向社区的桥梁,是手段不是目的。表演之后,人和社区是会变化的,从一个松散的,没有灵魂的社区,变成一个愿意改变的、有动力的社区。简单的说这个过程就是故事-表演-思考-讨论-行动。


魅力休斯顿网:为什么一起演绎一个故事会产生那么大的能量?
魏庆泓:
许多普通人,自认无足轻重,但他们也有自己的故事,也经历了许多挫折和痛苦,当他们的故事被搬到舞台上、被人倾听、表演与喝彩时,他的自我被认可了,这时候心理能力暴增,就可以做许多的事,这个过程我们专业的术语叫做赋能(empowerment)。

与我们密切合作的Geer博士当年从全美最穷困的社区做起。当我第一次去参观时,就感觉到这里的人跟其他贫困社区不同,特别自信和大方,眼神都不一样,因为他们心理的能量比别人高。

了解了他的项目后,我就特别希望做撒种子的人(培训),教会大家这种方法。

 

魅力休斯顿网:这种模式和我们常见的传统的扶贫、公益项目区别在哪里?
魏庆泓:
主流的做法是外部给力。比如要改善一个贫困地方,一般的做法是外部的组织给他们建一些帮扶项目,帮助他们发展。但这种传统的做法其实效果有限,因为它没有改变人心。我研究生的专业是社区发展,在这个方向后来也有了10年工作实践,一直对这种传统的做法有疑问,于是带着疑问去做博士研究。

经过学习和研究后,我觉得自己找到了答案——艺术项目对人心理能力的改变是非常有效的。研究表明,人的改变需要很多种能量,比如经济、知识、信息、社会、心理能量,都会影响人与社区的发展,这是一种综合的影响力。而心理能力是人需要改变的关键能力,如果这个没变化,外部的变化是有限的,不可持续的。故事桥的模式通过艺术教育发展心理能力,在此基础上发展其他的能力。

魅力休斯顿网:为何外部干预的传统扶贫方式效果不理想?
魏庆泓:
比如一片地特别贫瘠,撒了种子,不浇水,是不可能有结果的。应该把这片地换上好的土、施肥、有合适的阳光,这时再放上种子,它就发芽了。现代许多人做的事情,我觉得好像是傻事,就好像往沙子里扔种子,没有合适的土壤是没效果的。故事桥做什么?就是把土壤给松动了,变成肥沃的土地,只要有新的种子,它自己就会成长和发芽了。

社会问题不是一个孤立的问题,背后有很多社会、经济和政治方面的原因。求学和实践告诉我,应该从社区的角度看社会问题的方方面面,而不只是偶尔送个新鲜食品什么的。美国曾经有一个社区被媒体评为全美最差的社区,居民精神都垮了。但社区的一个领导人向Geer博士学习了故事桥的方法,号召社区的人们一起做了一年多,真的把这个社区改变了。居民说从来没想到这个社区会有凝聚力,还会有新的改变。他们还修了一座桥,把最贫穷的居民区和downtown连在了一起。以前是没有桥的,人家不愿意让他们过来。接着,其他的正能量的事情就跟着发生了,就好像一个魔法。一个人或社区充满了力量,大家才能一起把事情做好。

魅力休斯顿网:现在中国有很多贫困地区,并不缺乏外部的、上面给予的经济救助,但自信心始终没建立,您觉得原因是什么?
魏庆泓:
在学术上这种状况叫做Adapted Preference,他们的心理已经适应了这个状况,难以改变了。很多人普遍有一种感觉,就是山区的孩子很麻木,给他什么东西好像没有反应。这是因为心灵的敏感度没有被开发出来,而艺术则能直击心灵、提升心灵的敏感性。我们做过实验,经过在乡村中学开展一学年的艺术教育,他们感受到了人的复杂的感情与 表达,孩子们的心灵变敏感和柔软了,效果特别棒。

魅力休斯顿网:故事桥可以说是一种别开生面的活动,让没有关联的人,迸发出了激情和联系的纽带,有机的融入了周围的环境里。人际网络建成后,巨大的能量就释放出来了。
魏庆泓:
你说的这种关联,我们叫做relationship,是个关键点。美国有研究发现,学生的表现与学校里人与人之间的信任是有直接相关的。故事桥就是帮助人与人之间建立关系,一旦建立了,影响力会非常大。这种关系网被Geer博士形容为智能场(intelligence field),信任与信仰让人充满能量。

魅力休斯顿网:我觉得你们的项目对中国人很有实际意义。其实许多人的心灵都很粗糙,没有被开发,在成长过程中也没有受到过艺术教育,特别是乡村儿童。
魏庆泓:
中国现在的教育模式还是18世纪工业时期的产物,当时是为了培养出机械化的劳动者。但这种系统里人的心灵灵敏性是被压抑和压迫的,导致了许多社会问题。现代社会,人的心灵的成长逐渐受到关注和认同(如很多理论的诞生,华德福教育方式等),提出了完整的人whole person的概念,塑造一个完整的人。比如说,很多家长说起艺术,他们的理解就是让小孩学画画、唱歌、跳舞,但其实这只是艺术第一层的作用(技艺),艺术更重要的价值是把精神调整得更为和谐、美好和有创意。

我创办公司的想法其实很单纯,希望这样的项目能为社会、人类做贡献。我绝对是信奉甘地的这句话: “Be the change that you wish to see in the world” 。当我做完博士研究后,就认为这个方向是我愿意投入我今后很大程度的生命来做的事情。因为我在改善社区这个领域已经做过10年了,在美国最贫困的社区帮他们做发展和规划,也在政府和咨询公司工作过,发现传统的方式不太管用。所以当找到Richard Geer的这个方法后,觉得特别好,又觉得特别有趣,我一定要做这个!而且我认为中国非常需要艺术方面的教育。我们常说学成报国,我认为这是我在美国学到的最好的东西,一定要介绍到中国去!

魅力休斯顿网:您去年才从佛罗里达州立大学城市及区域规划专业博士毕业,去年底就成立了中国公司,为什么能够那么快?
魏庆泓:
当年想学community planning这个专业,是因为这里包括保护环境和社区发展、教育,是我喜欢的方向。我喜欢画画、写诗、跳舞,喜欢艺术,有时就想为何总是把它们当作爱好,想看看如果变成我生活中主要的东西会发生什么?我博士毕业后就有了成立一个机构的想法,但没想到会成立得那么快。我是去年9月回国的,当时是去“活力社区”(由一位纽约的社会工作者在中国建立的专业组织)做一个故事桥的工作坊。做之前,其实我对这种美国的形式是否适应中国的文化和习惯存有疑问。比如参与者会不会不愿意表达?但我这个人有个习惯,当我有疑问的时候,我不是去想,而是去做,做了才会发现问题和答案。

我记得当时有28个人参与工作坊,而我照搬了美国形式,结果非常震撼。参与者把自己非常真实、痛苦的经历都讲述了出来,俩小时后气氛就特别high了。人的能量需要点火和激活。当我看到了每个人的笑容,就知道她的自我通过这种方式被认可了。她们脸上的笑容,让我特别感动。这之前,我在中国的合作者只是听说过故事桥模式,也没有见过这种东西,他们也特别激动,觉得这种模式特别好。当时我们就决定要成立一个组织,推动这种模式和艺术教育。“善艺”就是这样在去年12月31日很快成立了。

 

 

我们的英文名 “pARTicipate”和公司名“众艺”还是《三体》英文译者刘宇昆的神来之笔,他是我们的高级顾问,对我们非常支持。“善艺”走到今天,我的合伙人姜梦阳和赵逢霖、我们的团队,都付出了非常多的心血,大家赤手空拳为这种新模式打开了一片天地。

 

 

魅力休斯顿网:“善艺”在中国的实践效果如何?
魏庆泓:
工作坊做完后,活力社区对我们很信任,请我们提供艺术教育的服务,就是现在正在进行的针对流动人口的项目。这是一种艺术早教课程和培训,给在城市的流动人口提供幼儿艺术课程。“善艺”培训打工家庭的妈妈们,教她们成为艺术老师。也就是说,以后社区孩子们的艺术课将由妈妈们来教。这非常有意义,不是我们作为老师去上艺术课,而是培养普通人,让他们成为艺术老师去教下一代,继而成为领导者,带动社区改变。

 

 

我喜欢用的词汇是培养“教育艺术家”,teaching artist。其实每个人都可以成为一名教育艺术家,只要他有心帮助他人成长。如果我们能把一名打工的普通妈妈培养成一名教育艺术家,那么所有的人都有能力做到这一步。我非常喜欢这个项目,它切合实际,并且有效。我们因此还被邀请在上海做一个类似的项目。

我们在中国的另一个项目是在社区开展故事桥,让流动人口把他们自己的故事讲出来。我10月回国就会启动这个项目,为他们做培训,明年6月演出。这是故事桥在中国的第一个实验,历史性的!

魅力休斯顿网:我看到您把“善艺”定位为“社会企业”,为什么没有选择常见的非营利组织的形式?
魏庆泓:
社会企业Social Enterprise的定义,是用获得经济利益的方式,解决社会问题。它把非营利的项目变成了一个经济上可持续发展的项目,即做好事,也能够挣钱。非营利有很大的好处,也有局限性。如果我们能够通过提供自己的服务收费,进行可持续模式的经营,就可以把获得的利润用来支持贫困地区,达到良性循环。做得好,社会企业会更专业、有效率、有效益,当然也是一个有挑战性的模式。

Geer博士的鼓励对我很重要,他说“当你做一件很有正能量的事情时,短期内可能会面对很多困难,但长远来看会有很好的反馈”。这种反馈不一定是通过金钱的形式。现在的挑战是把市场做起来,经济上尽快走上正轨,让更多的愿意做这件好事的人能够在经济上获得回报。

 

 

魅力休斯顿网:您有信心、有优秀的团队和美国顾问,才创立不久就在国内拿了两个创新奖,以后资金应该也不难获得。那么,在发展企业上您认为最难克服的挑战是什么?
魏庆泓:
我们做的事情归根结底是一种教育,帮助别人的成长。前提是自己应该是尽可能好的人,思想开放,有智慧,才可以给出最好的教育方法,帮到他人。我认为局限性是感觉自己远远没有达到智慧这一层面,工作中的各种挑战和困难其实是源于自己见识的不足,这是一种根本性的挑战。但这样也挺好,说明自己有成长的空间。

创业的过程对我自己来说很amazing,去年此时还什么都没有,现在有了项目,故事桥也要嫁到中国了,可以实践我们的想法。在这其中,自己的变化也大,这个过程有点像毛毛虫蜕变。我喜欢“善艺”,也是因为它不是一个可以预测的东西,是开放的,一直在成长变化中的,模糊而美好。

魅力休斯顿网:您怎样看待“善艺”未来的发展?
魏庆泓:
希望与艺术教育的专家联合起来在民间通过从下而上的方式,用艺术来进行个人教育、社区发展、团队培训。我们现在提供的服务,是主流渠道提供不了的,但又非常重要。我们希望对普通人进行艺术教育,培养有社会责任心的社会艺术家(Social artists),对教育工作者进行培训(团队是小规模的社区),一起推动社会进步。这会是一个国际化的平台,让中美做共同事情的人联合起来。
 

记者手记

我们曾经是同一个助学组织中的义工,当我对她了解越多,越清楚公益事业是魏庆泓的真爱与理想。曾问她:“是把‘善艺’当作毕生事业去经营的吗?”她的回答是:“我觉得事业这个词都不足以形容,应该说是一种生命的投入吧。最近我去了雄伟的落基山,深受震撼。我觉得人的一生要做一件壮美的事,我现在做的事情虽然看起来还很渺小,但它的意义可以很壮美。”

中国作家毕淑敏曾经说过,“所有的动力都来自内心的沸腾”。深以为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