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旅游
  • 城事
  • 房产
  • 公园
  • 第四城
  • 保险
  • 展馆
  • 德克萨斯州
  • 医疗
  • 节庆
  • 中美教育
  • 德州高校
  • 美食
  • 美国派
  • 人物
  • 社区
  • 公益创业
  • 育儿家居
135个全美亚裔团体声援德州大学实施平权法案
作者 : 魅力Houston网录入时间 : 2015-11-10字体 :

 

中新网电 据美国《侨报》11月3日引述波士顿新闻网(boston.com)、全国广播公司(NBC)3日报导,最高法院即将迎来对“费希尔起诉德克萨斯大学”(Fisher v. University of Texas)案件的二审。白人学生费希尔(Abigail Fisher)申请该校时被拒。她起诉该大学实施的平权法案阻碍了她的录取。该诉讼于2009年被区法院受理(平权法案:指对少数群体或弱势群体给予优待来消除歧视达到平等,如入学的种族配额及选举的性别配额等。)白人学生艾比盖尔费希尔(Abigail Fisher)说,德克萨斯大学是她梦寐以求的学校,但她并没能被录取。


费希尔说,她没有被学校录取的唯一原因是她的种族。“我的同学比我分数低,也没有参加我参加过的活动,但却被录取了。我们之间唯一的区别就是肤色。”

虽然此案件下月才会受理,但11月2日是社会团体提交意见书的最后一天马萨诸塞州司法部长莫拉希利(Maura Healey)提交了支持平权法案的意见书。她以及其他17位来自司法领域的代表表示,平权法案行动能够使全体学生受益。“大学里培养了许多公共或私营部门的领导人,他们对我国的经济安全很重要。”希利说,“这些领域必须让所有来自不同背景的学生都能有机会进入。”

10月30日,全美教育委员会也代表自身以及37家院校,提交了意见,支持平权法案。与此同时,135个亚裔团与53名个人也于11月2日提交意见书,呼吁最高法院维护德克萨斯大学奥斯丁分校的平权法案。

据悉,2013年最高法院曾受理此案,后将其送回至第五巡迴法庭,希望调查出该大学在採用种族作为一个因素之前,有没有利用其它方式来增加录取学生的多样性。第五巡迴法庭次年得出结论,之前该大学运用了种族中立的方式,未取得它所寻求的多样性。因此,它考虑种族作为整体招生方法的一部分,同时这也是符合宪法和现行法律的。

亚裔团体的意见书中表示,并没有相关记录表明,该大学排斥亚裔学生。1986年亚裔占入学新生的6%,到2014年这个比例达到23%。

亚美法律援助处(AALDEF)常务理事马格列特冯(Margaret Fung)在邮件中表示,“费希尔的支持者误会了德克萨斯大学的招生政策。”意见书表示,该大学政策并没有正式或不正式地,影响亚裔或者任何其他族裔的学生的录取。

亚裔团体同时还提到,教育上的不平等仍在亚裔人群中存在。比如只有61%的赫蒙族美国人拥有高中学历;在高等教育层面,只有12%的寮国籍人拥有大学学历。

据悉,该案的口头辩论将于12月9日进行
 

平权法案争议不断
(来自纽约时报)


今年上半年,有60多个亚裔美国人团体向司法部和教育部提出申诉,指控哈佛大学及其他一些顶尖院校优先取录非裔和西语裔学生的倾向,降低了亚裔学生的入学名额。申诉是基于以下事实提出的:亚裔群体在标准化测试中的分数和水平,比包括白人在内的竞争人群要高出很多。

这些投诉促使135个亚裔民权团体,组成了另外一个联盟,声明对平权行动的坚定支持。

由美国大学理事会(College Board)提供的数据编制而成的附图显示,2015年SAT考试中,在所有族裔里,寻求升入大学的亚裔学生获得的平均分是最高的。

SAT三项考试(批判性阅读、数学和写作)的总分,亚裔为1654分、白人为1576分、非裔1277分、墨西哥裔1343分。满分2400分。

2005年,普林斯顿大学社会学教授托马斯·J·埃斯彭席 德(Thomas J.Espenshade)和普林斯顿人口研究办公室(Office of Population Research)的统计学家郑昌勇(Chang Y. Chung,音)在《社会科学季刊》(Social Science Quarterly)上发表了题为《精英大学录取偏好的机会成本》(The Opportunity Cost of Admission Preferences at Elite Universities)的研究,发现“如果大学录取过程不再考虑种族因素,亚裔申请者会是最大的赢家”,研究是在“三所顶尖私立研究型大学”进行的,作者拒绝透露院校的名字。他们写道,那些大学的亚裔学生入学比例会由23.7%升至31.5%。

去年,由民主党控制的加利福尼亚州州议会考虑让选民举行公投,决定是否在公立高校恢复考虑种族背景的录取政策,亚裔美国人对基于种族的平权行动的抵触由此显露出来。亚裔选民纷纷向议员打电话和发邮件,表达对种族偏好的反对,以致州议会的三名亚裔民主党参议员表明了反对立场。议会领导人物只好放弃了全州公投的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