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旅游
  • 城事
  • 房产
  • 公园
  • 第四城
  • 保险
  • 展馆
  • 德克萨斯州
  • 医疗
  • 节庆
  • 中美教育
  • 德州高校
  • 美食
  • 美国派
  • 人物
  • 社区
  • 公益创业
  • 育儿家居
我的公益之旅——勇攀非洲之巅(中)
作者 : Lance录入时间 : 2013-3-21字体 :

 

续上篇:我的公益之旅——勇攀非洲之巅(上)

海拔5895米的乞力马札罗山坐落于非洲中部的坦桑尼亚,是世界上最高的独立山峰。要在7天内背着几十斤中的背包暴走80余公里,中途依次穿过山脚下的树林、热带雨林,逐步上升到沼泽地、沙漠,然后到山顶的极寒地带,没有训练的话会有难度。幸好我平时经常运动,也比较喜欢户外运动,身体素质比较好。

2010年时,我曾经跟朋友用了两天一夜登上了富士山顶,期间因为朋友身体素质不是很好,我把他的背包也背到了我身上,所以前胸后背加起来有将近50斤左右的重量。不过海拔3771米的富士山跟乞力马扎罗山比起来只能算小巫见大巫,我决定谨慎对待,坚持并逐渐增加自己的锻炼时间,并不时做登山训练。

除了体能上的训练与准备,登山前还有一系列的繁琐事务需要完成,比如签证、打疫苗、订机票、买登山用品等。因为我们的队伍会先到肯尼亚的首都内罗比集合,再开车进入坦桑尼亚,我需要申请两个国家的旅游通行证(每张Visa需要50美金)。 因休斯顿没有直飞内罗比的飞机,所以我只能订荷兰皇家航空的机票从荷兰的安姆斯特丹转机。

准备登山用的器具更不是一件便宜的事,买登山背包、登山靴、登山衣服、裤子、帽子、水壶等加起来很容易就花掉了四五百美金。幸好我之前就有一双登山靴,然后防寒的衣服用我的滑雪服代替,在这方面省了不少钱。但是,出发前还要做一件绝对没办法省钱的事,那就是打疫苗。肯尼亚和坦桑尼亚要求入境人员必须有黄热病的疫苗证书,再加上疟疾和其他一些基本疫苗,一共算下来要将近700美金。遗憾的是这种疫苗如果不是公派出国的话,一般是不包括在健康保险之内的。

一切准备就绪后,我轻装简行,2013年2月9日(除夕那天)踏上了我人生当中又一次难忘的旅程!


访问山脚小镇Marangu的学校


这次活动的原定计划是大家在内罗比集合,然后去参观当地一所受到VSO公益组织资助的学校,这样我们也知道具体我们的募捐的钱到底是怎么用的。但是后来计划有变,学校改为在坦桑尼亚乞力马扎罗山下的一所学校,这样一来我们飞到内罗比的目的就只是和入住同一家旅馆的登山者们集合。

大家吃过早饭后上了一辆中巴,一车13人开向乞力马扎罗山下的小镇Marangu,随着当地的义工步行到当地的一所学校。这所学校是方圆百里规模最大的学校,包括了小学、初中、高中,还有师范大学。可能是由于这所学校受到外界的资助比较多,所以基础设施看上去没有像以前一些照片中的非洲学校那么差。当地的孩子除了学习他们的斯瓦西裡语之外,英语也是一门必须课,我在与一些学生的交流中发现他们的英语水平还是挺高的。当我们所有人都被一群穿着蓝色校服的小学生包围着看着他们天真的笑容时,我们都觉得自己在帮助这些孩子们完成学业之路做出了一份贡献。毕竟坦桑尼亚还是一个非常落后的国家,很多妇女跟孩子都是艾滋病患者,教育是扶贫的唯一捷径。

 

从肯尼亚开往坦桑尼亚

 

与学生们在一起。

 

好奇又天真的孩子们。

 

 

穿蓝色制服的是学生,在给我们展示他们的电脑知识。


所住旅馆旁一个当地土著民的展览馆,叫做查噶部落。


七天的乞力马扎罗山登顶之旅


2月13日,正式拉开了我们这次征途的序幕。清晨太阳出来后从旅馆望去,布满积雪的乞力马扎罗山峰清晰可见,想像自己在一周后以后会站在5895米的山顶,心中就一阵激动,同时也知道这七天会是对自己身体和心灵上的严峻考验。


出发那天在旅馆面前巴士上装行李.




吃过早饭后有一辆中巴来接我们 (1个领队,1个医生,11个登山者),因为还要开将近两个小时才到达山底下的出发点。到达起点时,领队告诉我们在接下来的7天会有一批本地人帮我们拿行李和帐篷等一系列的登山必备器具。我心想也就大概十三四个本地人帮忙差不多了,但是到了之后才发现,我们的“支援队”竟然有48人之多!其中包括向导、厨师、搬运工和随行人员等。一切准备就绪都已经过了正午,我们一行将近将近60人浩浩荡荡地出发了!

第一天,行程还算轻松,大概在热带雨林中步行 3-4个小时候就扎营休息,中途还见到了当地很有名的黑体白尾的猴子。

 

由于是第一天,大家又都背着几十斤重的背包,等到大家到达营地时也都已经疲惫不堪了。我们刚到营地就下了一场小阵雨,幸好我们的帐篷防水而且又都扎在一个小树林下面所以基本上雨降在帐篷上还算少。下午4点左右,随行人员会给我们送上洗脸水清洗一下一天积累下来的污垢,因为我们都是就地取水,所以水源不是很丰富,洗脸水也就只有脸盆的三分之一满。有些人竟然可以用这麽一点水把自己的身子都洗一遍,我至今还大惑不解他们是怎么做到的。


 

稍作休息后大家会在6点半聚集在大帐篷内准时开饭,第一天的伙食就大大的超出了我的期待。我本以为在山上因为物资缺乏,大家基本上就是啃面包之类的干粮充饥了事,我当时还对自己能不能啃七天的面包发愁呢!但等一个个热喷喷的菜上来后,我不得不佩服我们随行厨师的技术,能在这种要什么缺什么的地方下做出如此美味的菜肴。每顿饭都有热汤,还天天变换花样。之后的主食有当地的非洲菜、也有意大利面,甚至有时候会有米饭,太亲切了!当然,饭后少不了水果,如香蕉芒果西瓜等。这些原材料都是我们的随行人员一步一步抗上山的!


这是每天我们会搭起来的帐篷,也是每天晚上吃饭开会的地方.




每天饭后我们都会有大概半个小时的开会时间,我们的领队会介绍下一天的行程和困难程度还有注意事项。她提醒大家虽然第一天看似简单,但是第二天会是7天当中除了登山那天外最艰难的一天,大家在一天内将从早上8点起暴走8个小时。

在营地的几天,大家几乎每晚在8点到9点之间就回到自己的帐篷早早休息了。每个帐篷可容纳两人,我跟朋友都是近190公分的身材,两个大汉挤在一个小小帐篷里,连腿都伸不直!出发前为了节省行李空间没有带上自己的睡袋,租来的睡袋不分大小,我钻进去后因睡袋不够长,脖子和头都只能露在外面了。山上一到夜晚气温剧降,甚至到零下,我头晚因没有遮住自己的头和脖子不时被冻醒。

第二天,早上6点半起床,7点半吃完早饭集合。清晨远望乞力马扎罗山。

如领队所说,我们一行人在太阳直射的高沼地带步行了将近8个小时。当走了一上午终于有机会坐下来吃午饭小憩时,真希望再次起身时有人可以帮我把背上的重担分担一下。背包重的最大原因是每人都背着将近4公升的水,因为海拔每天都在上升,领队一直提醒我们不管自己渴不渴都要多喝水,这样可以尽量避免发生头疼或呼吸困难等高山反应。



水喝多了晚上不时要钻出温暖的睡袋小解也是一桩麻烦事。但是每当我走出帐篷抬头仰望布满繁星的天空时,会进入一种忘我的境界,因为坦桑尼亚的星星实在太美了,时不时的还会看到转瞬即逝的流星。也就是在那时我感觉自己真正的与大自然融为了一体,痴痴地望着星空,直到身体已经快被冻成冰棍才恋恋不舍地回到帐篷。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