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旅游
  • 城事
  • 房产
  • 公园
  • 第四城
  • 保险
  • 展馆
  • 德克萨斯州
  • 医疗
  • 节庆
  • 中美教育
  • 德州高校
  • 美食
  • 美国派
  • 人物
  • 社区
  • 公益创业
  • 育儿家居
我的公益之旅——勇攀非洲之巅(下)
作者 : Lance录入时间 : 2013-3-26字体 :

 


第三天,我们进入了山地。走了一天山路后,我们在乞力马扎罗山的第二座山峰下扎营,这时,我们已经到了海拔4300多米了。

第四天,为了使大家能更好的适应这种高度,避免高山反应,我们用第二座山峰练习爬山,到达4700多米后再返回营地休息。

 

这两天的行程都不算太难,基本上步行大半天后就回营地了。但连续四天没洗澡后,我实在忍受不住,用我脸盆里的那点水先洗脸,再洗头(洗头用的是肥皂)。虽然不能对干净程度有太多的要求,但洗完之后感觉清爽了不少。因为缺水,我只能用自带的湿纸巾清理了全身,这就算给自己洗过澡了!

 

住在老鼠出没的营地,其中一只还钻进了我们的帐篷里,成为第二天早上队友们的笑谈。


第五天,目的地是海拔4750米的Kibo营地,也是登山者们准备登峰前的最后一站。 这一天的路程很奇特,目的地在我们翻过两座小山峰后就可以看见,只不过中间相隔了一片沙漠,看似一两个小时的路程走起来却花了将近5个小时。在沙漠中还有几年前一架小飞机出事故后的残骸。向导告诉我们,飞机上的几位乘客无一幸免。看着空荡荡的机舱可以想像当时飞机撞上小山峰后失去控制的惊险场景,令我毛孔悚然。



因为在沙漠地带没有任何遮挡,大家都默默的忍受着火辣辣的太阳和把我们吹得东倒西歪的风沙,一步步艰难向前走。为了让自己不去想离营地还有多远,我低头死死盯住我前面登山者的鞋子,数着步子。至今我清楚地记得,从最后一次休息到营地,我一共走了2200步!到了营地之后全队立即吃午饭,因为领队说下午5点要再吃一顿晚餐,然后休息到23点,23点半再吃一顿,因为我们会在晚上12点准时出发向山顶进军!



 

向乞力马扎罗山进发

第五天晚上可以算的上是登山之旅中最艰难的一天,从凌晨开始登山,直到第二天下午5点才能回到山下的营地休息。因海拔甚高,气温剧降,日出前低到零下十几度,我们背包里的水都结了冰。我也全副武装地把滑雪衣穿上,上身一共穿了6层衣服保暖。而我们其中一个非常怕冷的队友以22层衣服的优势完胜所有人!


在星群笼罩的夜空下开始了我有生以来最具有挑战性的登山之旅。我戴着头灯,身穿滑雪衣,背包里装满了水和干粮,把脚上的登山靴鞋带绑得紧紧的。因为地势异常陡峭,在领队的带领下,我们走着Z字形路线。跟我们同行的还有7名向导,他们的目的只有一个——不惜一切代价帮助我们登顶。如果中途有人体力不支,他们会帮我们背包;有人受伤的话,他们会用担架抬队友下去。

因为晚上极冷再加上山上风大,我们一行人只能依赖头灯徐徐前行,几乎每过一个小时就要停下休息五分钟。在这五分钟里,我们要吃干粮充饥,小解的同时还要补充水分。只休息五分钟是因为如果我们坐的太久就可能变成冰棍了,所以要尽快进入动态保持体热。

我从一开始的困倦到渐渐冻醒再到被疲惫入侵,脑子想的只有离下一次休息还有多久?!向导们为了给我们打气,一路上用他们的土族语唱着情绪激昂的歌,时不时的还会对我们嘘寒问暖。如果没有他们分散我们的注意力的话,这段路应该更难走完。

第六天凌晨六点钟,我们终于到达了山顶第一站——海拔5750米,这个地方离5895米的顶峰还有两个小时行程,大家稍作休息。看着东方的一缕缕阳光渐渐洒落大地各处,打亮了每个人的轮廓,大家忍不住欢呼了好一阵,有着一种成功的喜悦。

 

此时却不知,接下来的两个小时比之前的六个小时还要艰难。因海拔高的缘故,每走一步头痛欲裂,还伴随一种呕吐的感觉, 我觉得那一刻是我这次行程中最难过的时刻。但是我既然下了走到山顶的决心,就要忍着疼痛一直向前走!

 

第六天,山顶的冰川。

 

向最高点冲刺,也是我最难捱的一段行程。



随行医生看我身体不适让我吃了两颗头痛药,很可惜药效要到半个小时后才管用。不管三七二十一,我就硬着头皮一直走。两个小时后,大概在早上8点半,我终于登上了非洲最高峰——乞力马扎罗山的顶峰!

 

一行人中有几个人身体都有了高原反应,医生嘱咐我们在山顶照几张相后就下山,于是我们在山顶呆了大概五分钟后就开始返回。上来时用了8个小时,下山时脚踏火山石就如踏在平地上,只用了两三个小时就回到了Kibo营地。当大家都下来时个个都已经精疲力尽,身上的每根骨头都好像散架了一样。很不幸的是,我们只能在Kibo营地休息片刻,吃完午餐后还得继续下山。下午还要再在沙漠中暴走4个小时后才能扎营休息。在乞力马札罗山上的六个晚上我没有一个晚上睡过安稳觉,但是这个晚上由于过度疲惫,从晚上8点死死地睡到了第二天早上6点。

 

下山进入高沼地后回望乞力马扎罗山。


 

第七天,清晨的阳光打在向导的帐篷上。

 

这是我们在乞力马扎罗山的最后一天早上,我们举行了一次感谢仪式,感谢七天来伴随着我们走过的所有本地朋友。我们按照领队的建议每人拿出150-200 美金,根据他们的职责分别给了48人。当他们所有人站在一起,站在非洲第一高峰前,为我们唱了两首歌时,我深深地感受到了非洲朋友们的热情。

 

本地背夫7天来负重而行,为我们减轻了许多重担。

 

下图为整个团队的合影。


 

下山,告别了难忘的乞力马扎罗山。

 

下山途中的桥

 

到达山脚(下图)。8个小时后我们终于回到了久违的旅馆,我只记得当浴室的水淋在我头上时,我放佛获得了重生,以前从未觉得洗澡是这么享受的一件事!


有朋友问我还会再登一次乞力马札罗山吗? 我说,下一次应该会是比它更高的一座山吧!

“如果我一個人改變不了世界,那我就和大家一起去讓世界變得更美好。”——Lance

 


为公益目的筹款5000美元以外的花费约$3550,分别是:
机票$1500
登山费$1500
疫苗$500
登山用具等$50 (因为之前自己有装备,否则一般要花费数百美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