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旅游
  • 城事
  • 房产
  • 公园
  • 第四城
  • 保险
  • 展馆
  • 德克萨斯州
  • 医疗
  • 节庆
  • 中美教育
  • 德州高校
  • 美食
  • 美国派
  • 人物
  • 社区
  • 公益创业
  • 育儿家居
王立嵘,从资深菜鸟到初级铁人
作者 : Yan Ke录入时间 : 2013-3-28字体 :

 

一个周六的下午,我在约定时间到了王立嵘家的门口。这是一片典型的美国中产阶级郊区住宅,景色优美、非常安静。王立嵘接到了我的电话,笑嘻嘻的从屋内走了出来。她留着利索的短发,穿着贴身的运动装,身体匀称,意气风发,和网上的照片一模一样。


任何一个在网上follow了王立嵘的人,都能够很快了解她的喜好。事实上,她微博的话题相当“单一”而密集。她从不掩饰自己的热情,也很大方的在网络张贴她游泳、骑车、跑步的照片。这三样组合看起来挺眼熟。是的,她在练习铁人三项triathlon!


现代铁人三项运动起源于20世纪二三十年代,包括游泳、骑车、跑步三个部分,但长度不断变化,演变至今,一个全程的铁人三项包括游泳2.4英里(3.9公里)、骑车 112英里(180公里)和一个完整的马拉松 26.2英里(42.2公里),是对人类体能的极大挑战与消耗。不要说一次性连续完成三项赛事,仅仅完成一个全马都是相当困难的。用王立嵘的话说,这种比赛是“反人类”、“超人类”的。当我问:“你在比赛的时候享受这个过程吗?”王立嵘哈哈一笑:“不享受,觉得生不如死!每次都觉得后悔,为什么没事找事自己折腾自己。跑完后筋疲力尽,特别难受,但过了一阵子,缓过劲来,又心痒了。”


站在她不太打理,却依然满园春色的后院里,她眉飞色舞的谈起了自己的这项爱好。她的热情溢于言表,微笑一直挂在嘴角,像一个孩子说起她特别心爱的玩具。即使是一个与运动绝缘的人也能感觉到这种炽热,没有人会质疑这是她的“true love”。她站在那随着阳光时隐时现而热烈的紫红色杜鹃花面前,全身心投入的讲述着她对铁人三项和人生的理解,她的脸庞熠熠生辉。很难相信这个中等身材、看起来有些羸弱的女子能驾驭如此艰难的比赛,更让人难以相信的是,王立嵘已经45岁了。


王立嵘20年前从北京来到了休斯敦,现在一家公司工作,经常可以在家办公,时间比较弹性。谈起这份工作,她俏皮地一仰头,“我完全没有事业心!”对她来说,工作只是谋生的手段而已,不求升职、不在乎名利,但生活可不能浑浑噩噩地过,应该有自己为之热爱、奋斗的东西。轻描淡写的like是远远不够的,要有passion,要深深地浸入、参与其中,活出深度和广度来。而铁人三项有足够的空间容纳王立嵘的激情。从2009年至今,她经过三年训练,参加了四个半程铁人赛。最近一次参加的铁人赛是2012年9月的Cozumel Mexico,现在则在备战4月7日在Galveston的半程铁人赛。2013年12月1日,她将迎来她业余训练生涯中第一个全程Ironman——Cozumel Mexico。“铁人赛挑战体力的极限,一定要认真对待,进行专业的训练”,王立嵘正在物色私人教练,希望在全程铁人赛中跑进14小时,成为一个真正的女铁人是她期待已久的目标。“我希望那时不要hitting the wall(注:铁人赛中常用的词汇,撞墙意思就是突然浑身无力,好像前面有座墙挡着过不去了),那是个黑暗的时刻”,她神色凝重的说。

“自从开始耐力运用以来,我清楚地记得每次比赛的细节,和很多难忘的长训练long training session。我记得清晨湿润的空气里混合的泥土气息,和阳光投入树林时的刹那辉煌。我记得四季节气的变迁和植被颜色的变化,我记得体内像鹿一样奔跑的欲望和浑身毛孔张开的畅快,仿佛一个植物人的感观被唤醒了。”——王立嵘

 



她的先生对此也非常支持,为了她忙东忙西,观战加油,2009圣诞节时还给她买了一辆昂贵的专业自行车作为surprise送给她。“当时看到这辆自行车,我就觉得不能随便玩玩了,得认真对待了”。这辆碳素自行车非常轻便,只有13磅重,就架在客厅里,王立嵘可以一边看电视一边训练。她的先生还细心的亲手制作了一个小盒子安装在把手上,“里面放着电解质丸”,王立嵘补充说,“比赛时我必须补充盐分,否则体力不支。”她的先生亨特也是一名热爱运动的人,去年曾经参加过摩托车越野赛,还摔断了腿。

 


说起来,王立嵘接触铁人三项与她的丈夫有莫大的关系。与其说是她选择了铁人三项,不如说是铁人三项选择了她。


王立嵘从来就不是个热爱运动的人,根本不跑步。2005年前,她对跑步的认识停留在高中的800米,这个长度就是她的极限了。2005年的一天,她的先生带她去看休斯敦一个短距离的铁三比赛(可以一人参加全程,也可以多人组合),还是菜鸟的她觉得非常震撼:“哇,要游300米 ,骑12迈 ,还要跑3迈!哇,这也太牛了!”当时的她激动不已,现在回想起来,王立嵘还难掩兴奋:“那天的比赛好像一个trigger,突然触动了我。我觉得自己和铁三有缘。”但其实,练习铁三的决定远没有那么“单纯”,按王立嵘的话是各种“不纯粹”的动机组合而成的决定,包括想让周围朋友刮目相看的虚荣心、方便回国探亲访友时向同学们显摆、希望让自己能像电视上的铁人那样健美……总之,在种种合力的驱动下,她从那一刻一发不可收拾。


可是那时王立嵘连续跑3分钟都气喘吁吁,不得不停下来。按照一个她认为可能不会完成的健身训练计划,今天跑3分钟、明天跑4分钟,一个月之后竟然可以连续跑半个小时,这让她兴奋得不得了,并觉得不可思议。“我本来就会骑车,当我能够跑3迈的时候,我就觉得够了,可以参加那个比赛了!”她乐不可支地回顾早年的自己:“我第一次在家旁边跑过3迈的时候,我就胡思乱想自己会不会一下子晕倒了,口吐白沫,不行了什么的,结果什么都没发生,我跑了6迈。我觉得自己牛得不得了!根本不屑于参加那个短距离的小比赛!”


自信心爆棚的她跃跃欲试,在不服气的先生的带领下去休斯敦郊外顺利跑了12迈,她深感自己:“我有跑步天赋啊!”然后大张旗鼓地呼朋唤友,围观她2010年1月在休斯敦西边的糖城(Sugar Land)参加的半程马拉松。王立嵘的父亲生怕她跑得激烈,小命就玩完了,不断给她泼冷水,劝退。在3迈时,她的父亲预言:“别看她现在活蹦乱跳的,到6迈就不行了!”到了6迈时,她的父亲又说了:“别看她现在活蹦乱跳的,到9迈就不行了!”结果她到赛程结束时依然活蹦乱跳,体力有余,刷新了父亲对她的认识,并且在第一次参赛中就得了那个年龄组的前三名,把80多人甩在了后面。这个战绩让她自己兴奋不已,铁三并非那么遥不可及。


她真正开始练铁三源于2008年底看的Hawaii铁人赛的录像,Ironman Hawaii是全世界最具权威性的比赛,能进入该项赛事是许多铁人的梦想。比赛的场面令王立嵘深受鼓舞,一看再看,所以2009年10月,她亲自去夏威夷观战。2009年12月在墨西哥湾油轮之旅中意外现场看到了Ironman Cozumel,让她最终决定投入铁三的训练中。


作为一个没有人指导的菜鸟,王立嵘在向铁三的每一步迈进都显得手忙脚乱、令人啼笑皆非。许多应该了解的常识,她都不清楚,不是在穿上胶衣下河进水后大呼救命,就是不懂赛程中要补给营养而体力耗尽,要么就是不知道要涂多层防晒,而把自己的皮肤晒得伤痕累累。游泳是她的弱项,在公开海域游泳让王立嵘生畏。第一次去Galveston参加半程Ironman比赛时(又叫Ironman 70.3 (Swim 1.2 miles bike 56 miles run 13.1 miles)时,风大雨大,她担了一晚上的心。当第二天因天气原因宣布取消游泳一环后,别人都低头唉声叹气,她噌地一下跳起来欢呼。“骑车和跑步是我的强项啊”,王立嵘说到往事,自己也觉得好笑。那时她第一次参加半程铁人三项赛,她的主要感受就是害怕,因为许多因素不可知,而比赛是挑战身体极限的,一个马虎就可能出事。即使现在经历了多次半程铁人赛,她也依然保持着敬畏之心,无论是训练和比赛,都做好了充足的准备。经过多年的摸索学习,现在的她一屋子华丽丽的装备,成了装备控;一肚子经验,侃侃而谈可长达数小时。她有许多铁人偶像,“跟崇拜明星一样经常换”;她认识了好几位练铁人的休斯敦本地医生,鞋垫都是医生按她脚掌的着力点量身定做的,300美元。


现在的她,为了备战今年的两场赛事,每周要训练10-14个小时。在我采访王立嵘时,她刚完成了50英里的骑行训练,神色间没有一点疲态。谈及这些年,她很有感触的说:“我觉得铁三比赛就是一场浓缩的人生,旅途很长,有许多的未知和不可控因素,你要凭自己的能力和毅力去克服、解决困难,完成比赛。……冲线的那一刻,我特别为自己骄傲,整个比赛过程也是自信建立的过程。无论花了多少时间,我都觉得很高兴,重要的是我完成了整个过程。拿到奖牌时,我把它看做是对我的奖赏。我没有一次半途而废。”


王立嵘的先生把她历次得到的奖牌装裱了起来,立在客厅的书架。在我们用中文交谈时,他一直静静的坐在一旁。有一次王立嵘说得高兴,手舞足蹈,他默默的走过去,轻轻的亲吻了一下她的面颊,然后去厨房给我们冲咖啡。王立嵘低头顿了顿,转向我,又继续的绘声绘色。一个下午,很快就过去了。

 


王立嵘的奖牌,从左到右分别是Ironman 70.3 Texas (2011) 、Beijing Marathon (2010)、 Escape from Huntsville 50K Trial Run (2011)、 Houston Half Marathon (2011) 、Sugar Land Half Marathon (2010) 、Ironman 70.3 Texas (2012)、 Oil Man Texas Half Ironman (2011)、 Long Star Olympic Triathlon (2010)、 Ironman 70.3 Cozumel (2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