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旅游
  • 城事
  • 房产
  • 公园
  • 第四城
  • 保险
  • 展馆
  • 德克萨斯州
  • 医疗
  • 节庆
  • 中美教育
  • 德州高校
  • 美食
  • 美国派
  • 人物
  • 社区
  • 公益创业
  • 育儿家居
【休城纪事】这些年,我们一起走过的德州医学中心
作者 : Yan Ke/魅力Houston网录入时间 : 2016-6-23字体 :

 

文图 | 柯燕

 

6月4日,一个周六的早晨,下着小雨。诸多读者从四面八方赶到德州医学中心标志性的水墙建筑内(John P McGovern Commons Building),魅力休斯顿网主办的德州医学中心建筑游就此开启。我们的导游是来自美国建筑师学会休斯顿分会的Robin Rucker,由她带领我们探索这座迷宫一般的世界最大规模的医学建筑群。这里高密度分布着约290栋建筑,约54家医疗、教育、研究机构,代表着美国医学的一流水平。

 

 

德州医学中心(Texas Medical Center,TMC)是休斯顿人相当熟悉的一个名字,许多人天天走过,但也只是经过而已。一名读者说,他在这里工作了好多年,从来没有认真的逛过。另一位在MD安德森癌症中心治疗多年的读者说,她不知来过这里多少次,但从来没有搞清楚这个地方。但谁又不是呐?

 

 

德州医学中心1945年开始建设,现在的面积超过了1346英亩,雇员超过10万名、就读生命科学专业的学生约5万名,每天有超过16万访客,年度来访病人约800万人(包括超过1.8万名国际病人)。这里一年实施的心脏手术超过1.36万例,比全世界任何一个地方都多。这样一个庞然大物,可不是随随便便就可以了解清楚的。

 

两个半小时的游览,时间已不算短,但也只能管中窥豹。在开始今天的正文之前,让我们轻松一下,看一段本次活动的视频记录,由本网合作方Mandarin Pixels拍摄与制作。

 

 

此次游览的起点John P McGovern Commons可以说是德州医学中心的核心,水幕的上层是一家高档餐厅,底层是快餐厅、银行,有些像学生中心。它非常容易辨认,也是一个公共停车场。许多人抱怨TMC的停车费很贵,那是因为TMC这片地方的维护费就来自停车费。这片地方相当舒适,外面会有一排桌椅,供人午餐、闲聊、休息。

 

 

紧挨着Commons的是邓肯神经学研究所(Duncan Neurological Research Institute)。这栋建筑初看可能没觉得有什么,可是细看就会发现每一层都错开了,原来它模拟的是DNA的螺旋形。

 

 

水幕的对面是贝勒医学院(Baylor College of Medicine),由医学院(Medical School)、生物医学研究生院(Graduate School of Biomedical Sciences)、联合健康科学学院(School of Allied Health Sciences)和国家热带医药学院(National School of Tropical Medicine)组成。这栋建筑Roy and Lillie Cullen Building于2015年5月被录入德州历史地标(Texas Historic Landmark),底层有一人高的外墙是用来阻挡洪水的。基本上,TMC重要的建筑外侧都有类似的设计。

 

 

防洪的特点在贝勒医学院的DeBakey Building表现得特别明显。图中这些雕塑一般的设计可不是装饰品,而是极其昂贵的防洪设施。它可以严密挡住一楼的玻璃窗和建筑入口,可以防止洪水的冲击,也可以把倒灌的水排出。这些防洪设施均来自2001年的热带风暴阿利森重创后血的教训。

 

 

2001年6月,袭击德州的一场热带风暴阿利森(Tropical Storm Allison)冲垮了休斯顿大桥和堤坝,洪水涌入市中心和医学中心。在暴雨、洪水与电力丧失(许多建筑的发电机放在底层,据说只有MD安德森癌症中心的发电机放在楼顶,没有丧失电力,成为当晚一片黑暗中的“灯塔”)的夹击之下,医学中心受到重创,损失超过20亿美元,其中又以贝勒医学院的损失最为严重。洪水灌入底层,贝勒医学院9万只用于研究的动物被淹死、6万套肿瘤样本以及25年的科研数据化为乌有。而附近的德州大学休斯顿健康科学中心也损失惨重,数以千计的实验动物死亡。研究者丧失了多年的研究成果,学生因失去研究数据而无法毕业。

 

从这张图就可以看出水位有多高。图:walterpmoore.com

 


自此每年6月,都会有人用小小的仪式纪念这些遇难的动物们。(网图,找不到来源)

 

热带风暴阿利森给德州带来的降雨量高峰时超过40英寸(1000毫米),休斯顿是受灾最严重地区。洪灾后,休斯顿人痛定思痛,医学中心花费巨额资金增建防洪设施。如果走近德州大学医学院的下方通道,你会看到低洼处的大门竟跟潜水艇的舱门一样厚重。当它合上时,可以抵御街道洪流的猛烈冲击。

 

 

医学中心地下停车场的入口处也有闸门的痕迹。一旦发生洪水,闸门会在入口处升起,把洪水挡住,避免地下车库被淹。

 

 

远处的红屋顶建筑是西班牙建筑风格的赫曼纪念医院(Memorial Hermann),建立于1925年,是赫曼纪念医院健康系统的旗舰医院,在全美最佳康复医院中排名第二,也是德州医学中心内开设的第一家医院。赫曼纪念医院的Life Flight是休斯顿唯一的一家立足于医院的空中救护服务团队,共有6架直升飞机为方圆150英里范围的居民提供紧急救护服务。赫曼纪念医院也在2001年的热带风暴阿利森中度过了惊险的一夜,这段经历后来拍成了电影,叫做《14 Hours》,记录了当医院低层被淹,内部又停电的情况下,医护人员如何全力以赴照顾几百名患者,共渡难关。

 

 

医学中心的建筑看起来似乎平淡无奇,但其中藏着许多特别的设计。如德州大学医学院的玻璃,可以从外侧拆卸,方便大型医疗器材从窗口运进。德州大学休斯顿健康科学中心(UTHealth)是德州大学系统内综合性最强的学术型健康中心,在这里学习的医护专业人员比德州任何地方的健康机构都多。它也是全美最大的医学院之一,有德州最好的护理研究生院。

 

 

下图这栋建于2004年、外墙设计有些怪异的建筑就是德州大学的护理学院(UTHealth School of Nursing),是德州大学系统里第一栋节能建筑。2009年9月获得美国绿色建筑理事会U.S. Green Building Council LEED金级标准认证。

 

 

走入德州医学中心,你会很容易的发现这里的天桥特别多。比如MD安德森癌症中心的天桥就特别长,还有电瓶车通勤,串起了数栋建筑。而休斯顿儿童医院有多栋建筑分布在Fannin路的两侧,通过天桥相连。图中的双层过街天桥被昵称为“Magic Circle”,下层走普通人,是对公众开放的,上层走医务人员和紧急病人,既保护了病人的隐私,也保证了效率。

 

 

德州医学中心的许多设计都特别人性化,比如代客泊车(valet parking)。休斯顿德州儿童医院门口的代客泊车标志特别醒目,方便产妇快速入院生产,而无需手忙脚乱的寻找停车位。让我印象深刻的是医院为产妇专门设计的这个推车。下层可放装婴儿的篮子,上层抽屉可以放出院的各种表格、手续和杂物,最上面的可以放亲朋送的花;吊钩可以用来挂包。一个设计巧妙的推车可以让人轻松、体面的出院,而不是狼狈的提着、抱着各种物件。

 

 

休斯顿的德州儿童医院(Texas Children’s Hospital)一直被评为德州最好的儿童医院,在全美也位居顶尖行列,它的内部气氛也营造的相当棒。头顶有星空,四周有各种分散儿童注意力的艺术品,小小的靠椅还有可爱的小鸭掌呐。

 

 

 

 

德州医学中心有两位全世界大名鼎鼎的传奇心脏外科医生,一位是Michael E. DeBakey,一位是Denton Arthur Cooley,他们之间的恩怨纠缠了多年,直到2006年才握手言和。两年后,DeBakey就去世了。

 

 

DeBakey是一位世界著名的黎巴嫩裔的美国心脏外科医生,被称为“心血管外科之父”,正是他开创了心脏搭桥手术,并发明了多种手术器材,因此也被称为发明家、科学家和医学教育家。他是休斯顿的贝勒医学院1969年从贝勒大学独立后的首任院长。正是在他的带领下,贝勒医学院逐渐成为全美最杰出的医学院之一。他也是休斯顿Methodist医院心血管中心的主任。如今,他的雕塑竖立在DeBakey Building的前方,身后是有着透明玻璃的博物馆,铭记着他为医学及人类所做的贡献。博物馆周一至周五免费向公众开放,时间为上午9点至下午5点。

 

 

在距离他不远的西南方向,是宿敌Denton A. Cooley医生开创的德州心脏研究所(The Texas Heart Institute),它是全美最顶尖的10个心脏中心之一,门口有一个心形雕塑,全美第一例心脏移植手术就是在这里完成的。研究所的创始人Cooley医生因首例人工心脏移植手术而成为著名的心脏外科医生。自1954年创建以来,作为一所学术型医学中心,这里每年都要接待50多万病人。

 

 

站在这里往对面看,是德州大学MD安德森癌症中心错落有致的高楼侧面。它创建于1941年,是德州医学中心的第一个机构成员。美国新闻与世界报道将MD安德森癌症中心列为2015—2016年度全美最佳的癌症治疗中心。在该年度调查1990年创办以来的15年中,MD安德森癌症中心有11年名列第一,与纽约的Memorial Sloan Kettering癌症中心交替领跑。在初建时,德州医学中心的楼其实没有那么高,都是后来不停加建的结果。而建筑设计师早已预见到了以后的加建,因此地基设计时打得很深,足够向上再建二三十层。

 

 

德州医学中心最耀眼的地标建筑是St. Luke's近年完工的双塔—— O'Quinn Medical Tower,位于轻轨站的西侧。说起来有趣,德州医学中心可以大致被轻轨分为两部分,东侧是非营利机构,西侧是营利机构。因为东侧的土地几乎是免费使用的,租金只有象征性的一美元。

 

 

在德州医学中心总是不可避免的看到属于卫理公会医院系统的建筑(Houston Methodist Hospital),它在美国新闻与世界报道评选的“全美最佳医院”中一直榜上有名,连续四年排名德州第一,在全美心血管手术类中排名全美第21。

 

 

德州医学中心除了医疗、学术、教育、研究机构,许多街心绿地的设计也小巧而宜人,公共雕塑也常常与生物或医学有关。

 

 

结束了本网主办的医学中心建筑tour之后,我在一个雨后天晴的傍晚再次来到这里补拍照片,夕阳照在儿童医院的建筑上,呈现出玫瑰色的温暖调子。穿着制服的医生、护士,背着书包的学生走在园区,脚步匆匆。无论何时,这里都显得有条不紊,并且有着国内医院所不曾有的安静。这是无数个普普通通的德州医学中心的一天,但又令人难忘。

 

 

(Cumin对此文亦有所贡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