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旅游
  • 城事
  • 房产
  • 公园
  • 第四城
  • 保险
  • 展馆
  • 德克萨斯州
  • 医疗
  • 节庆
  • 中美教育
  • 德州高校
  • 美食
  • 美国派
  • 人物
  • 社区
  • 公益创业
  • 育儿家居
魅力休斯顿网专访《我在故宫修文物》的导演萧寒和故宫男神王津
作者 : 魅力Houston网录入时间 : 2017-5-7字体 :

 

魅力休斯顿网柯燕报道  我们可能都参观过故宫,但对它背后的故事所知甚少。2016年1月7日,一部叫做《我在故宫修文物》的3集纪录片在CCTV-9首播。同月,又被上载到著名的B站(Bilibili)。谁也没想到,这部纪录片一下子火了!该片第一次近距离展现故宫文物修复专家们的日常生活,让人们为之感动和感慨:在故宫稀世珍宝的背后,竟有这样的一群人,守得住寂寞,默默奉献了那么多年!

 

在补拍了一些镜头并重新剪辑后,电影版《我在故宫修文物》于2016年12月在中国大陆上映,热度不减,据说今年有一万多人报考故宫博物院的岗位!如今,两个版本的纪录片仅在B站的访问量就已经超过400万,弹幕达到创纪录的10万条,走进影院观看过电影的观众大概有二三十万人。上周,导演萧寒和片中的故宫钟表修复师王津来到休斯顿参加第50届休斯顿国际电影节。4月30日,这部传说中的网红片也终于在AMC影院上映了,受到了休斯顿人的热捧,该片也在电影节获得了“纪录片评委会雷米奖”。这些成绩,对一部中国的小成本纪录片来说相当不易。

 

《我在故宫修文物》的典雅海报

 

一个个结构复杂的古董钟表在王津的修复下焕然一新,恢复了当初的表演机能。纪录片播出后,钟表修复师王津一夜成名。

 

王津是该片中最受欢迎的人物,被称为“故宫男神”。

 

放映结束后,众多休斯顿观众举手发问。一位美国女性说:“这是我看过的最好的纪录片之一。画面非常美丽,我们可以感受到修复师对这项工作的热爱。” 一位中国观众说:“感谢你们用几十年的专注和专业,向我们完美传达了什么是工匠精神。”

王津(中)与导演萧寒(左)在放映后接受观众提问。

 

想要发问的观众太多,为了不耽误下一部电影的放映,只能移师门口。王津自始至终被观众团团围住,有的提问、有的要求合影或签名,有的只是上前表达敬意……能看到主创们前来,休斯顿的华人们喜笑颜开。王津始终保持微笑,有问必答,有求必应,整个人看起来跟纪录片中的一样,谦和有礼、淡然从容,笑起来还透着一点羞涩。这是中国人所崇尚的谦谦君子的模样,因此他很快征服了海内外的观众。

 

 

其实,这部片在北美的上映,来之不易。休斯顿国际电影节“全景中国”北美运营总监亓丹对魅力休斯顿网说,休斯顿电影节很少展映纪录片(一般只放映剧情片),虽然评委会给了这部片子很高的分数,但没有把它列在展映名单里,而不展映的片子不会被邀请来美。“全景中国”为此做了很多的沟通,终于得到了放映机会。电影节开始前几周才联系主创人员,那时候王津的瑞士行程已定。好在跟故宫沟通后,对方表示非常支持和帮忙,在很短时间内调整了王津的所有行程。导演也很配合工作,在拍片的过程中赶到美国参加活动。直到休斯顿电影节21日开幕了,4月24日王津拿到签证才正式确认前来。

 

4月28日下午,两位主创刚一下飞机,就参加了休斯顿国际电影节“中国夜”活动,29日晚参加了电影节颁奖典礼,30日下午参加了《我在故宫修文物》一片的休斯顿首映,30日深夜乘坐航班回京。在马不停蹄中,也抽空接受了魅力休斯顿网的专访。

 

 

 访谈人物 王津 

1977年16岁进入故宫,师从故宫第一代钟表修复师徐文麟的徒弟马玉良。影片中的那间办公室,他已经待了39年,直到去年底搬离。“在同个房间里做同样的事情,直到快退休了。很奇妙,也很打动我们”,导演萧寒说,“ 之前,大家都不认识王老师,现在他被称为男神。 ” 做几十年的钟表修复工作会枯燥吗?王师傅对我说:“我觉得工作就是一种享受。”

 

>>>>魅力休斯顿网:没有公映前,你们的工作是默默无闻的。突然出名了,成为名人有什么感受?

王津:我们这个工作一直都是幕后的。不仅是我们,几代人都是这样。故宫文物修复工作1950年代就有了,钟表修复从清代就有了。从皇帝使用钟表起,就有人在维修、修复、保养,这个传承没有断过,现在还被列入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

 

出名了也没什么特别的感觉,反正就是到街上,或者坐飞机、大巴、火车啊,偶尔有人能认出我来。但人家是因为关注故宫的文物而认识我们的。其实我现在的工作还是照样,每天五天正常上班,周末在故宫或各个博物馆做讲座什么的。

 

>>>>魅力休斯顿网:片子里出现了多位修复师,为什么您那么红?您觉得原因是什么?

王津:钟表本身吸引人吧。比我年轻、长得好的太多了。我都这么大岁数了(56岁——编者注),我觉得跟人没有什么关系,主要还是文物吸引人。


 

>>>>魅力休斯顿网:早年您怎么想到要去做这样一个他人看起来很冷门的工作?

王津:事实上是单位选择的我,机缘巧合,慢慢的越做越喜欢了。我当时照顾爷爷比较多,本来要接爷爷的班去故宫图书馆工作的,但当时故宫修复需要人,那里又只有一个老师傅。

 

>>>>魅力休斯顿网:现在的工作状态是怎样的?

王津:把我们库房有故障的钟表拿出来,修复后再拿回到地下库房,把没修复的再拿出来。各个钟表基本原理差别不大,恢复的是演艺功能,比较麻烦一点。

 

 

>>>>魅力休斯顿网:您几十年来一共修过多少钟表?

王津:300来件吧,都是独立修复和经手修复。我们这种工作一般都是一个人修复一件,不是大伙一起做,除了个别大的有主修。因为钟表零件太多,大伙都弄,就乱了。

 

>>>>魅力休斯顿网:特别难修,修完后很有成就感的钟表是哪一个?

王津:2009年修完的变魔术人钟(1820年代的钟表——编者注),上面一个小鸟就有十几个动作。1998年就从库里提出来,但一直就没敢修,怕修不好。工作中不时看一下,看了有十年了。那个钟的门打开,一个人坐在那里,变魔术当中有各种花在转,有音乐。零件多、破损,非常复杂,六七套东西传递在一起。瑞士的钟表师也来看过,公认是世界上最复杂的钟表之一。我修了一年(在放映会后有读者也问了类似的问题,本答案把两次提问结合在一起了——编者注)。

 

>>>>魅力休斯顿网:那一年中该不会每天都在修这个钟表吧?

王津:每天都在修。有1000多个零件,还不是一个人做,是带着徒弟一起做。钟表不大,70厘米高。修好后一开动,就表演起来了,完全恢复功能,征服它的那种感觉很爽。这钟表现在库房里,是国家一级文物。

 

>>>>魅力休斯顿网:好不容易修好的钟表不拿出来展览可惜吗?

王津:这个钟表曾经在故宫修复展中展览过,然后拿到荷兰去展了半年。故宫钟表馆现在陈列的文物是20年前布展的,准备改变,以后可能会拿出来展览。

 

>>>>魅力休斯顿网:我曾经参观过故宫和承德避暑山庄的钟表馆,确实非常精美。

王津:避暑山庄那里有几十件,我们1983年帮他们修复过。这种古董钟表博物馆全国有几家,但没有专业的人员维修。我们争取今年办一个初级培训班,一个馆来一个人,作为基础培训。明年做中级培训,把技术传承到各个古董钟表馆,让他们把钟表好好的保护起来。

 

>>>>魅力休斯顿网:休斯顿电影节的组委会何时邀请您的?之前您是否有想到会被海外的电影节邀请?

王津:今年三月底吧,当时我在做故宫的文物展览,而且定了4月17日去瑞士参加一个钟表的交流活动,要到6月底结束,赶不上。然后我们故宫博物院很重视这个事情,经过院里领导的集体同意,把瑞士活动往后推了。否则这个时候,我是在瑞士工作的。现在那边的工作推到了5月4号,所以现在赶着回去。

参加电影节也借此(走出海外)宣传故宫,宣传文物保护吧。这是很好的机会,向大陆以外的市场介绍我们的影片。

 

>>>>魅力休斯顿网:您一来就在“中国夜”拿了一个中美文化交流贡献奖,是否有些意外?

王津:一般都是导演、制片人、演员获奖,我也不是演员,我只是影片中的工作人员,获这个奖,感觉有点受宠若惊了。

 

访谈人物萧寒

浙江工业大学副教授,之前执导过纪录片《喜马拉雅 天梯》、《丽江.拉夫斯基》, 九十年代中期毕业于中国美院。《我在故宫修文物》这部影片2011年左右就开始了田野调查,他认为这些延续了传统的工匠们做的事情和几百年前是一样的,特别值得记录。等了四年才被批准进故宫拍片,他觉得最大的困难已经克服了。

 

 

 

>>>>魅力休斯顿网:您当时拍这个片子时,是希望引起大家对故宫文物的关注?还是希望突出工匠精神?

萧寒:我拍摄的时候没想过那么多,什么匠心这些事。我其实一开始并没有那么宏大的理念,特别朴素的就是想用纪录片的形式呈现出一群人的一种状态(比如像王津老师这样),让观众知道有些人是这样生活的,是这样度过他们的人生的。

 

>>>>魅力休斯顿网:怎样机缘巧合能够结识他们,并能够拍摄?

萧寒:我们的制片人雷建军在拍《故宫100》的时候发现了修复师这样一个职业。当时有同事做了大量的田野调查,觉得这个项目值得做,我们就开始拍了。

 

>>>>魅力休斯顿网:播出之前,您对市场的预测是怎样的?是否会担心观众不感兴趣?

萧寒:本来我们觉得有很多年轻人会喜欢,但没有预测到有那么多人、那么年轻的人群会喜欢传统文化下呈现出来的人物。B站现在已经有十万条弹幕了,还在不断增加。在放映之前,我不知道B站是什么,当看到有那么多年轻人聚集的网站有那么多人喜欢这部片子,我觉得很有意思。

 

>>>>魅力休斯顿网:是否有粉丝联系您,表达他们的看法?

萧寒:有,一直保持联系。其实他们还是被人物的生活、人物的生命状态、他们面对自己的职业和生活的一种态度,一种状态所打动。我们本来就是拍人物,而不是拍单纯的修复这件事。

 

>>>>魅力休斯顿网:您拍摄的片子的共同母题是什么?

萧寒:人物,关注人的生命状态。说得朴素一点就是很想让观众知道,有群人是在以你所不知道的生活状态中度过他们的生命,这个世界上有你不知道的生活方式。从做纪录片开始,我关注的就是人物。

 

>>>>魅力休斯顿网:如果能一直这样拍下来非常有意思。不仅有电影方面的艺术价值,也很有社会学、人类学价值,记录历史和社会变迁。

萧寒:这是我们一直以来的创作方向。我们已经在拍了,还是与文化、生活相关。拍人物的生活状态。

 

>>>>魅力休斯顿网:您喜欢美国哪位导演?

萧寒:非常欣赏李安,他的每部片子希望有新的突破的这种创作态度值得欣赏。沉浸在创作中、享受创作是每个创作者都希望有的状态。纪录片我比较喜欢欧洲的,比如法国的一部片子《永远》,拍巴黎的拉雪兹公墓,很有意思、很浪漫和令人触动,很打动我。

 

>>>>魅力休斯顿网:对德州或休斯顿有什么认识?

萧寒:头一次来。对德州印象就是美国西部、牛仔啊,还有德州扑克!来了我觉得印象挺好,自然环境不错。去了NASA、丰田中心、博物馆和美术馆等,因为我是学绘画的。

 

>>>>魅力休斯顿网:最近休斯顿美术馆有一个Ron Mueck的超现实主义雕塑展非常不错,您去看了吗?

萧寒:我看了,很喜欢。

 

《我在故宫修文物》这部讲中国文化的故事,不仅吸引了不少普通读者,也吸引了不少华人名人赶到影院中观看。90岁高龄的华裔明星卢燕微颤颤的沿着放映厅的楼梯走了上来,看完影片后非常激动,紧紧握着王津的手,感谢他们对中国文化作出的贡献。

 

 

在影片放映后,卢燕与王津和导演萧寒交流。

 

 

住在休斯顿的华裔明星陈烨(下图右二)在放映后马上站起来发言,表示非常感谢导演把故宫文物的片子拍摄出来。她说:“王师傅,应该叫您王大师。我们休斯顿华人能够看到这样细致的工作状态,都很感动。“

 

 导演萧寒和王津与美国的影人们合影留念。

 

  在电视版纪录片的开篇,有这样一句话——“他们视自己为普通的故宫工作人员,但其实他们是顶级的文物修复专家,是给这个国家最顶级的文物治病的医生”。

   今年1月,故宫“文物医院”挂牌成立。

 

相关链接

12部中国影片在休斯顿国际电影节获奖

休斯顿国际电影节33部华语片放映

魅力休斯顿网专访著名导演陆川:我一直觉得德州很神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