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旅游
  • 城事
  • 房产
  • 公园
  • 第四城
  • 保险
  • 展馆
  • 德克萨斯州
  • 医疗
  • 节庆
  • 中美教育
  • 德州高校
  • 美食
  • 美国派
  • 人物
  • 社区
  • 公益创业
  • 育儿家居
我的美国生育笔记
作者 : 梁乐渔录入时间 : 2013-1-23字体 :

 

编者按——作者是一名在休斯敦做博士后的理科文艺女青年,热爱科学和游山玩水;喜欢书籍、影视、音乐和八卦;喜欢烹饪美食,交朋友。总觉得时间不够用,不想长大,却在不久前当上了妈妈……这篇文章是她的生育经,有兴趣的读者可以继续在新浪微博与她交流


2012年4月23日,我的小飞侠出生了,差1盎司6镑。我的生活从此进入了新的篇章。生孩子不容易,养孩子更难。记录我的经历,希望此文能对在休斯敦备产的姐妹们有所帮助,也送给伟大的自己。

 


我的妇产科医生是一位马来西亚裔的老太太,由于她在我产检和生产过程的出色表现,取得了我完全的信任。当初本想找本城某位著名的华人产科医生,想着交流起来会更加畅通。可惜约了好几次,都只约到了数周之后——她的病人实在太多了,护士一听说是新病人就爱理不理了(不得不吐槽下,她家护士太没礼貌了)。然后同事就推荐了我现在这个医生 ,同事对她评价极高。


急着找医生的原因之一是我当时有出血的现象。这为老太太家的护士一听说,就让我立即去诊所,就冲这态度我也选这家了。据说,约有1/4的孕妇会有怀孕早期出血。出血的原因可能有多种:着床出血,激素性出血等。一旦有出血的情况,医生将进行多方面的检查,只要胎心正常不用太过担心,也不要盲目的吃保胎药(黄体酮),因为很多时候出血不一定意味着黄体酮水平低,一定要先进行检查。如果真是胎儿发育不好的话,强行保胎也不一定是好的选择。我怀孕的第6周到第8周,时不时的就会有出血现象。当时很紧张,由于我的黄体酮水平并不低,医生认为可能是着床出血(现在看来这种可能性很大)。幸运的是8周之后,我再也没有出血的情况了。


一旦确定了产科医生(ob),一直到生产的这段时间,她都会定期的检查胎儿的生长状态,主要的项目就是称体重和听胎心。到了中后期还要排查胎儿是否唐式综合症和产妇是否妊娠性糖尿病。另外有些医生会在中到后期安排做4D的B超检测。这个检测的主要目的是:检查胎儿每个脏器的发育是否正常;确定胎儿性别(有些人会选择不被告知,从而在生产的时候得到惊喜!);得到胎儿在子宫的3D模拟照片;3次的B超结果可算出胎儿的生长曲线,进而判断胎儿生长是否正常。在我第三次B超之后,B超医生给我ob的建议是进行催产,因为胎儿的生长速率已降到很低,说明子宫已不能再为胎儿提供足够的营养。对于这个建议我有所犹豫。考虑到当时已经是39周,胎儿出来也没什么关系,而且催产的话就可以大概安排好整个生产过程,不用担心过多的突发事件,我最终接受了这个建议。


我和ob商量好催产的日期,事先填写好入院的手续,准备与我肚里的小飞侠见面了。如果不是催产或刨腹产的话,入院的时间可能发生在任何时间(据说半夜居多)。这里有个问题是如果生产发生在晚上或是周末,你的ob是没有义务来帮你生产的,对于临盆在即的准妈妈来说更增添了紧张。不过我的ob是个例外,她希望能对自己的每一个病人有始有终,这也是我和我的同事爱她的原因之一。


催产的日期终于到了。因为之前我成功的开了2指,医生说催产的过程会相对容易点。我确实在网上看到很多催产变刨腹产的惨痛经历,心里还是十分紧张。美国的产房条件还是很好的,单人单间,允许2个陪护人员,里面还有给陪护人员睡觉的躺椅,谁知道你不会在里面呆上两天两夜呢?一个专门陪护你生产的护士每4小时换一班,医生只有在最后生产的时候才来,期间会有助产士来检查进度。所以有句话说,生产的时候护士比医生更重要。一个好的护士会帮你减轻很多生产的焦虑和痛苦。


我早上9点钟进产房开始催产,遇到的第一个护士是一位年轻漂亮的越南女孩。她似乎刚工作不久,受到过很好的培训,对人十分恭敬,每次出入房间都会提前打招呼,哪怕中间只间隔一分钟,不停的问我感觉怎样。她的表现让我对美国的护士素质十分钦佩,谁知后来的经历告诉我人与人的差距还是很大的。催产的前4个小时,我的开指状况进展顺利,到了中午已经开了4指,经验来讲,后面会开的更快,我有望在睡觉之前完成生产。这时,小护士来跟我告别了,她祝福我今天能够顺利生产。依依不舍的送走她后,一位表情十分严肃的黑人护士进来跟我自我介绍,后面还带着个实习护士。通过之后的接触,我发现这一位虽然不苟言笑,但技术十分娴熟(难怪还带了学生),她无需医生的帮助就可以判断我开指的情况。下午四点钟,黑人护士告诉我,我已十指全开了,胎儿的位置也降到很低了,可以准备生产了,我满心激动啊,心想生孩子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可怕,这都多亏了无痛分娩技术。


开到5指的时候,分娩带来的阵痛开始强烈起来,我赶快要了无痛分娩针。之前与ob讨论这个问题的时候,她给我讲了她的一个病人的故事,这个人在分娩前几天接受了精神催眠,决定用意念战胜疼痛,她最终胜利了,成功分娩,也没有感觉到疼痛(鬼知道)。我当时听了这个故事之后,突然像着了魔一样,也想要尝试下这种意念疗法。我周围的人听到我这个想法都认为我疯了。在等待无痛分娩针准备的30分钟,剧烈的阵痛向我涌来,我觉得我当时想要拒绝它的想法真是疯了。之后,我转而开始感叹无痛分娩技术真是新世纪最伟大的发明,女性的福音。当我抬头仰望病床正上方贴着的魔幻山水画时,我觉得自己舒服得仿佛来到了天堂。


其实要不要无痛分娩也都是因人而异。我的一个朋友因为怕打针更甚于怕疼痛而选择了后者,要知道麻醉剂是从脊椎注射进去的还是有点吓人。无痛分娩的另一个缺点是,由于感觉不到阵痛而没法掌控push的时机。黑人医生根据分娩检测仪告知我每次push的时间,让我练习,可似乎总是效果不好。最后医生决定减少麻醉剂用量,使我达到有感觉但不足以疼痛的程度。在这个等待的间隙,我告别了黑人护士,迎来了一个胖乎乎的白人护士。可惜这位不仅态度恶略而且技术粗糙,造成了我分娩过程的出血,连我老公都忍不住和她发生口角,希望她现在已调离这么重要的岗位。


就在我麻醉的程度被调控到刚刚好时,隔壁产房发生了意外。一个产妇在催产过程中,胎儿心跳突然骤降,要马上进行刨腹产手术。当时已是晚上七点,所有的值班医生包括麻醉医生都去参与那个手术,而我的麻药还在继续减少,白人护士说没有医生的命令她不能动任何东西,让她与医生联系下也交涉无果。于是,在接下来的时间里,我虽然带着麻药针却又享受着阵痛。我圆满了,我安慰自己。一个多小时后,医生们终于来救命了。之后我花了半个小时把小飞侠push出来,鉴于我本身比较瘦小,这个工作得到了大家的表扬,也多亏小飞侠本身不大。之前总听人说,刚出生的小婴儿比较丑,我和老公已经做好了心里准备。等医生一把小飞侠抱过来,我俩一口同声:“hey, not bad! ”人家说妈妈总是觉得自己家的孩子漂亮,看来是这么个理儿。从早上九点到晚上九点,我的12小时分娩顺利完成了。


现在美国的保险公司只允许产妇在医院住两天,超过了就要自己付担费用。除去保险公司付的,自己支付的费用主要分三大块——产科医生的、医院的和麻醉医生的——分别是五六百元左右。还有些零碎的账单会陆陆续续寄到家里。小到几块钱,大到上百,也没写着是什么钱,让人感觉挺混乱的,所以我这次顺产总的费用大概在2000美元左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