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旅游
  • 城事
  • 房产
  • 公园
  • 第四城
  • 保险
  • 展馆
  • 德克萨斯州
  • 医疗
  • 节庆
  • 中美教育
  • 德州高校
  • 美食
  • 美国派
  • 人物
  • 社区
  • 公益创业
  • 育儿家居
贺建奎制造基因编辑婴儿引发震惊,在休斯顿莱斯大学的导师被校方调查!
作者 : 魅力休斯顿网录入时间 : 2018-11-27字体 :

 

魅力休斯顿网柯燕、Cumin报道  来自中国深圳的科学家贺建奎在第二届国际人类基因组编辑峰会召开前一天宣布,一对经过基因编辑的双胞胎婴儿露露和娜娜已于11月在中国健康诞生。她们的基因在胚胎阶段经过修改后,可以在出生时就获得了能抗击霍乱、天花或艾滋病的能力。这是世界首例免疫艾滋病的基因编辑婴儿,研究拟采用CRISPR-Cas9技术对胚胎进行编辑。这一事件,在国内外无论科学界还是普通民众之间都引起了震惊、不安和异议。
 
贺建奎2006年本科毕业于中国科学技术大学近代物理系,2007年,他开始在休斯顿的莱斯大学(Rice University)攻读生物物理博士,师从迈克尔·蒂姆(Michael Deem)教授,做的研究之一包括CRISPR基因编辑。2010年,贺建奎拿下莱斯大学的生物物理博士学位,前后只用了3年8个月——这个速度在美国算得上非常快的。多名华人向魅力休斯顿网表示,贺建奎在莱斯大学留学时是学生会主席,非常活跃。
 
 
校方:不符合莱斯大学和科学界的伦理规范
 
由于世界首例基因编辑婴儿事件普遍受到了科学界的强烈指责,贺建奎在莱斯大学留学时曾经的导师也受到了波及。莱斯大学反应迅速,于周一表示校方已经就此事展开“全面调查”。 
 
莱斯大学在声明中表示,校方此前并不知道该研究,并且“无论项目是在何地进行,媒体报道中所示的研究都破坏了科学行为准则,不符合莱斯大学和科学界的伦理规范。” 
 
Deem教授没有立即回应相关的置评请求。 据网上公开资料,Deem教授目前是美国物理学会会士和美国化工学会会士,并担任美国莱斯大学生物工程系系主任,曾就职于哈佛大学、加利福尼亚大学与加州理工学院。
 
 
在周日发表的一篇报道里,莱斯大学的生物工程学教授Michael Deem对美联社表示,他协助了由深圳的科学家贺建奎领头,在中国进行的这项研究工作。 Deem教授对美联社说,研究中的参与者同意加入该项目时他就在中国。Deem还表示,他跟此研究有“一点点”关系,并且是贺建奎两家公司的科学咨询委员会成员。
 
在胚胎中,贺建奎用基因组编辑工具CRISPR-Cas9来破坏CCR5基因,后者生成的受体能让HIV病毒进入细胞。CCR5基因失效的人们能免于HIV即艾滋病的感染。女孩的父亲患有艾滋,他告诉美联社(第一个报道双胞胎降生的媒体)说,自己不想将其传给孩子。 
 
编辑胚胎基因组存在争议,因为对基因组的更改可能会传给后代。这类研究在美国是违法的。即使支持在未来编辑胚胎DNA来预防疾病的科学家们也批评了贺建奎的研究项目,认为其缺乏适当的保障措施以及相应的透明度。 
 
据媒体报道,在美国,开展人类基因编辑的临床试验必须经过 FDA 批准。去年2月,美国国家科学院发布报告称,“应该允许科学家修改人类胚胎,以消除镰状细胞性贫血等毁灭性遗传疾病”。但该报告指出,人类胚胎的基因编辑应以基础研究为由头,科学家不应该对已受精的胚胎进行编辑。
 
贺建奎:物理的黄金时代似乎逝去,而生物学在蓬勃发展
 
贺建奎2011年至2012年在斯坦福大学加入奎克的实验室做博士后,直到他2012年前往深圳就职于南方科技大学,建立了南方科技大学贺建奎实验室,即贺建奎和Michael Deem联合实验室。2012年7月,贺建奎在深圳创办瀚海基因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后陆续成为多家公司的股东和法定代表人。
 
根据界面,从物理学转向生物学专业,贺建奎曾经对《千人杂志》如此解释动机:随着年龄的增长,不得不考虑到未来的工作方向以及面临的生存压力,这时他发现物理的黄金时代似乎悄然逝去,而生物学正在蓬勃发展,留有很多空白,他抓住生物学发展的“尾巴”,在读博时毅然的跨学科转向了生物学专业。  
 
贺建奎曾在接受美联社访问时说,他本认为学者就应该坚守清贫,这样才能在学术上有所成就。可在斯坦福大学,他却发现奎克教授不仅是世界基因测序领域首屈一指的顶级科学家,在美国拥有“四院院士”的头衔,而且还是十多家公司的掌门人,这个经常穿着牛仔裤、骑自行车的教授,甚至是拥有三家上市公司控股权的亿万富豪。“在斯坦福,我的人生观第一次被真正颠覆了。”
 
科学家们对基因编辑婴儿项目表示反对和谴责
 
贺建奎的宣布引起了轩然大波。据Statnews报道,外界的科学家还没有证实贺建奎的声明,该研究也未在期刊上发表。但是,对于基因编辑双胞胎女婴诞生这一报道,许多科学家和伦理学家表达了他们的愤怒。 
 
由饶毅、鲁白、谢宇创办“知识分子”平台在微博发布由122位科学家共同签署的“科学家联合声明”,对此项研究表示坚决反对和强烈谴责。声明称,直接进行人胚胎改造并试图产生婴儿的任何尝试都存在巨大风险以及更重要的伦理。这些不确定性的可遗传的遗传物质改造,一旦作出活人就不可避免的会混入人类的基因池,将会带来什么样的影响,没有人能预知。 确实不排除可能性此次生出来的孩子一段时间内基本健康,但是程序不正义和将来继续执行带来的对人类群体的潜在风险和危害是不可估量的。
 
签署者包括在德克萨斯州州立大学西南医学中心工作的戈鹉平。网上同时还流传了一份由138名中内外科学家签署的名单,德州签署人包括:
韩冷,美国University of Texas Health Science Center at Houston
支德贵,美国University of Texas Health Science Center at Houston
赵中明,美国University of Texas Health Science Center at Houston
谢阳,美国UT Southwestern
陈轶文,美国MD Anderson Cancer Center
梁晗,美国MD Anderson Cancer Center
王涛,美国西南医学中心(达拉斯)
范竞,美国奥斯汀综合医学院研究生院
 
美国科学院也发布了公开声明,认为2017年,由美国国家科学学院、工程院以及医学院联合发布的一份报告得出的结论是,“(人类胚胎的基因修饰)临床试验只有在临床前被同行评议后权衡潜在风险与获益、因医学难题且无其他手段替代,以及在最大透明度和严格监督的条件下,才可能被允许。……中国两名基因编辑婴儿出生的临床方案是否符合这些指导原则还有待确认。……我们希望,本次峰会对话将进一步增进全世界对人类基因组编辑问题的认识。我们的目标是帮助并确保人类基因组编辑研究以负责任的态度进行,从而造福所有人。“
 
对于基因编辑婴儿项目,曾在休斯顿的德州医学中心工作现就职于南佛罗里达大学的遗传学家刘副教授认为科学研究不是在真空中进行的,在科学伦理方面需要特别谨慎,有一些底线不能碰。科学研究应该尽可能的造福大众,被大众理解和支持。而不是给人以“疯狂科学家”的口实,失去民众的信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