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旅游
  • 城事
  • 房产
  • 公园
  • 第四城
  • 保险
  • 展馆
  • 德克萨斯州
  • 医疗
  • 节庆
  • 中美教育
  • 德州高校
  • 美食
  • 美国派
  • 人物
  • 社区
  • 公益创业
  • 育儿家居
你的故事是什么
作者 : 何峰录入时间 : 2013-2-6字体 :



编者按——作者何峰毕业于美国名校Swarthmore College 和Stanford University,喜欢阅读,和探讨有关教育的话题。这篇文章并不是教你如何创业,也没有具体攻略,但是作为一名海归创业者,他所分享的理念与故事,很有价值也令人感动。读毕文章,不妨想一想:“What is your narrative?”
 

每人脑中都有一个故事,讲述着自己是怎样的人。

New York Magazine 讲述了美国哥伦比亚大学心理学家 Carol Dweck 的一个实验。Dweck让纽约市两组5年级的小学生分别做了智力题。孩子们做完后,实验人员予以他们赞扬。对于其中第一组孩子,给予的赞扬是——“你一定很聪明”。对于第二组孩子,给予的赞扬是——“你一定很努力。”

实验的目的就是考察这么一句话的区别,会给孩子们造成什么影响。

影响立刻就体现出来了。当这些孩子被给予第二轮智力题的时候,他们可以选择。他们被告知可以选择一套更难的,但是可以让他们学到更多东西的题。或者他们可以选择一套简单的,跟刚才做过的差不多的题目。那些被赞扬“努力”的孩子中,90% 选择了“更难”的题目。 而那些被称赞“聪明”的孩子中,大多数选择了“简单”的题目。

还不只是如此。这些孩子们又被给予了一套题目。这次他们没有选择,而且题目是适龄那些7年级 (相当中国初一) 学生,也就是大大超过这些孩子能力和知识的。虽然所有孩子都没有及格,但是那些“努力”的孩子们付出更多的努力。相比之下,那些“聪明”的孩子早早就放弃了。

最意外和惊人的结果是,当这些孩子们最后又被给予了一套简单的题目 (类似他们做的最初的一套题目难度)。 那些 “努力”的孩子们的分数大约进步了30%。 而那些“聪明”的孩子,则“退步”了约20%。

Dweck 对实验结果的解释是,“努力”是一个个人能够控制的变量。那些被赞扬“努力”的孩子也由此认为自己能够通过控制自己的努力程度来把握自己的成功。而“聪明”是一个人天生的能力,那些被称赞聪明的孩子则更容易相信成功 (如果是基于聪明的话) 是命中注定,自己无能为力的事情。他们也更不能够乐观的面对失败。

一句话能够对孩子对成功的认识,以及之后的行为造成如此的影响。我觉得一个更具体的形容是英文中的“narrative”这个单词。其本意是“故事”,但被引申成为我们对世界的理解。 我们每个人头脑中都有一个narrative,在不断的回放着,它告诉我们成功是怎么实现的,我们是怎样的人,这是一个怎样的世界,等等。

成年人如何能够意识到自己脑子里的narrative,考察之,甚至去改变自己的narrative? 我的经验是,只能让别人帮助自己判断。去求助于那些能够坦诚相告,又熟悉你的好朋友,或者有专业训练的心理咨询师。我最推荐的方法,是从自己亲密关系 (男朋友或者女朋友) 的人那里得到反馈。TA是你朝夕相处的人,同时又了解你的人生经历,往往能够有更深刻的洞察。

我有一次特别鲜明的经历,印证这点。当时我在给女朋友讲述大学时候发生在我身上的一个故事。当我激动的讲完,女朋友说,这个故事让她突然理解了我的所作所为,包括创业去做点名时间,对教育的态度,对生活的热情。

我听了恍然大悟。这个故事,虽然我并未察觉,但多年来就是我脑中的narrative。 以下就是当年发生在我身上的故事:

我在美国上大学的时候,突然对西方古典音乐产生了兴趣。而且不仅仅是欣赏,我想学弹钢琴!

于是我跑去学校的音乐系。找到系里的 Department Secretary,问有没有可能跟某位教授学习演奏课。Department Secretary 是位和蔼的大妈,向我解释:系里课是给已经有相当演奏功底的同学开设的,如我这样,以前完全没有碰过钢琴,不识五线谱的初学者,实在没有合适的课程。

虽然失望,但是这结果也并不很意外。我大约也料到大学里专业的院系恐怕不会接收我这样从零开始的初学者。我谢了她,离开了。

过了几天,她来了个电话,说系里的教授虽然教不了,但是系里的学生很多已经有很高的演奏水平。她帮我问了问,有位大四的主修钢琴表演的同学愿意给我上课。但是这不是通过学校系里,而是同学间私下的事情,要按课时收费。

当我听到这些课程的价格,刚刚燃起的希望就又破灭了。每节一小时的课程需要几十美金。 一个学期大约要近千美金。对于靠奖学金和勤工俭学,每个学期之初都要仔细的打点一学期的收入支出,一不小心就会青黄不接的我来说,这是一笔无法负担的费用。

没想到过了几天,她又打来电话到我宿舍。我接起电话,她就高兴的说,我有一个好消息告诉你。

原来,我大学所在的小镇Swarthmore有一群退休的老头老太太,热爱古典音乐。他们组织成一个小社团,每逢学校的乐队演出,他们就结伴来听,也由此与学校的音乐系很熟悉。Department Secretary 跟他们聊天的时候,说起了我的事情。这帮素不相识的美国退休老头老太们,听说了我的事情,讨论了一下,觉得一位来自中国的青年学生对音乐有热爱,要支持。于是他们在自己的小社团里介绍了这个情况,大家力所能及,二三十美金的捐助一些钱,共凑集了800美金,资助我一个学期的钢琴课程。

“你接受吗?” Department Secretary 在电话上给我讲述了这笔钱的由来,然后问到。

我感动的热烈盈眶,简直无法相信这件事情。当我想要做一件事情的时候,就有一群素昧平生的人,毫无所求的来帮助我。

我接受了这笔钱,开始了我的音乐课。后来,那个音乐社团的负责人,一位老爷爷,找到我,希望能够邀请我做个采访,刊登在社团的小刊物上。 我当然欣然同意。我还记得从学校走出来,按照他所给的地址,在他家做的采访。我和老爷爷对坐,聊了大半个下午,讲述我怎么从中国来到美国求学,为什么喜欢音乐,以后想要做什么。 我记得他后来把文章发给我,其中写到:“何峰一边说一边挥动双手。他的手和他的话,一起讲述他的故事。”

这件事情过去十年多了。十年后我第一次讲起这件事是在北京的一个晚上,跟我的女友聊天的时候。讲着讲着,我激动的起来踱步,就像那天接到 Department Secretary 电话一样热泪盈眶。

当故事讲完,女朋友对我说,“现在我懂了你为什么做你做的这些事情。” 我知道她是对的。 当年一个学期的钢琴课并没有让我成为音乐家。 但是,我收获了一个珍贵得多的礼物。 十年以来,这个故事成为我脑中的 narrative,不曾一刻远离我的每一个人生决定,就像它将一直影响我未来的选择。

 

注:此文为删节版,原版可见作者的豆瓣日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