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旅游
  • 城事
  • 房产
  • 公园
  • 第四城
  • 保险
  • 展馆
  • 德克萨斯州
  • 医疗
  • 节庆
  • 中美教育
  • 德州高校
  • 美食
  • 美国派
  • 人物
  • 社区
  • 公益创业
  • 育儿家居
古幼玲,全力歌唱的人生
作者 : Yan Ke录入时间 : 2013-5-23字体 :

集休斯敦侨界之力举办的《中华旋律 岁月甘泉》交响音乐会在一片赞誉声中落幕了,而回响却似涟漪般一圈圈荡开。专程从德国赶来休斯敦参演的华裔女高音古幼玲在接受魅力Houston网采访时说:“很震撼。现在闭上眼睛,心里还是很激动。很高兴,自己曾经参与其中,是整个演出中的一份子”。古幼玲的歌声,同样令观众难忘,她演唱的第五支组曲《一封家书》声情并茂,催人泪下。主旋律歌曲《我爱你,中国》在她的演绎下,充满了魅力,好似第一次听到般,新鲜、动人。



这是古幼玲第二次来休斯敦演出了,据上一次演出已有20年。1993年,她与已75岁高龄的导师、中国著名的声乐大师郎毓秀同台登场,参加休斯敦华人合唱团举办的音乐会。这次重回休斯敦,她又为观众带来了一场独唱音乐会,即将于本周末举行。在紧张的排练期间,古幼玲于《岁月甘泉》的指挥萧楫的家中,接受了魅力Houston网的采访,畅谈她的歌唱人生。

 



我就是想唱歌

从记事时开始,古幼玲就喜欢唱歌了。只要听到收音机里传来的歌声,她就开始模仿。可以说她的“歌唱生涯”从小学6岁开始,几乎任何一个登台独唱的机会,她都不放过。不管是文艺活动还是宣传演出,有舞台就有她,有她就有歌。作为一个黑五类的家庭,抄家是家常便饭,只要有运动,她的父亲就不会被落下。父亲在灯下写悔过书、被批斗是她幼年记忆中难忘的场景。但现实生活中苦难的一切,都不影响她的放声歌声和她对音乐的爱好。她的父亲也很纳闷,天知道这样的乐观情绪从何而来。

在中国大陆的年轻人大规模下乡之时,她在成都的一家工厂做事。1978年恢复高考时,她下定决心,“一定要报考音乐学院!”此时,她没有受过任何专业训练和导师点拨,只是凭着单纯的热爱与一把好嗓子,她认定,自己今后一定要唱歌。

恢复高考的消息让她高兴坏了,压抑了多年的求学热情一下被激发了起来,“终于可以正常上学了!”与她的音乐才能并驾齐驱的,是她的文学才华,当时父亲建议她文科成绩那么好,也可以考虑文科嘛。执着的古幼玲完全不买账:“我不要考文科,我就要上音乐学院!”自始至终,她就“认准了这条路”,从来没有动摇过。

从四川音乐学院到汉堡音乐学院


1978年,古幼玲以专业最高分和文科最高分的成绩,如愿以偿考上了四川音乐学院的声乐系,声乐大师与音乐教育家朗毓秀成为了她的导师。古幼玲的音乐才华有目共睹,刚进大学不久,就被校方建议毕业后留校教学,希望她发挥所学,培养新人。当1982年古幼玲从声乐系毕业后,顺理成章的留了下来,完全没有为找工作操过一点心。在这期间,有国际视野的朗毓秀在音乐与职业发展上给予古幼玲莫大的帮助与鼓励,鼓励她多演出,多登台,积累经验。在四川音乐学院任教5年后,古幼玲慢慢觉得“自己还没唱够”,想念舞台(曾经参加过中国首届青年电视歌手大奖赛,荣获二等奖),也希望能在更广阔的空间里锤炼自己。在朗教授的积极联络下,1987年古幼玲同时考上了德国汉堡音乐学院和德国汉堡大学,师从男中音歌唱家Klaus Ocker教授和花腔女高音歌唱家Janette Scovotti,

在德国,她一边学音乐一边学语言。那时的德国,中国留学生非常少,通讯不方便,与亲友联络全靠写信。异国他乡的生活是新鲜、充实也是孤寂、艰苦的。与昔日的导师朗毓秀通信,是古幼玲的精神支柱与乡情的安慰。当她顺利地从汉堡音乐学院毕业时,拿到了德国的最高学历,这个学位被称为“声乐艺术家”。

虽然实力得到了证明,但要进入德国专业的表演机构谈何容易。对于古幼玲来说,最理想的职业是进入汉堡歌剧院,但由于缺乏足够的表演经验,这条路基本行不通。对每一个社会来说,艺术都是一种奢侈品,能够把所深爱的音乐作为终身职业的幸运儿并不多见,而谋生是必须的。古幼玲很快找到一份公司的兼职,同时在业余时间尽一切可能找寻演出机会,她从来没有忘记过舞台。在汉堡,她在Dietmar Mues的舞台剧《Träume, Tod und Filzpantoffeln》(梦.死亡.拖鞋)中担任女高音主角,巡回演出于德国与瑞士,一唱就是十几年。也多次参加德国电视台的节目录制,在各大城市举办独唱音乐会。德国《汉堡晚报》和《平纳贝克时报》称赞她“能以弱声”和“轻巧灵活的花腔技巧”以及饱满的高音震撼全场观众的心灵“。

不服输的性格体现在她生活中的多个方面,在歌唱生涯有声有色的同时,她也很快从公司的兼职成为全职,并且成为总经理,“时间灵活多了,更方便表演了”。对现阶段的生活,古幼玲表示满意,她的德国先生也很支持她的选择。“我觉得管理也挺有意思的。也许老天爷这样安排是有道理的,让我得以体验多彩的人生,让我发现,其实人生有很多东西都可以学”。对于在德国的孤身奋斗,古幼玲轻描淡写,但言辞中让人深感此过程的不易。她对那段时光的总结是:“总算是闯过来了,要学会怎样克服困难,如何调整心态”。

不放过任何一个表演的机会

如果读者留意的话,就会发现《中华旋律 岁月甘泉》这场音乐会是没有主办单位的。用指挥萧楫的话来说,因为这是“倾全侨界之力举办的,刻意不做区分、不突出某个团体”。这样大规模的交响音乐会,在休斯敦侨界难得一见,而起因却非常偶然。

2010年夏天,词作者苏炜在美南作协的邀请下,来休斯敦演讲时无意提到自己还有一部关于知青的作品。说者无意,知青联谊会的王薇却动了心。她托人找到了萧楫的电话,让他看一看能否把这部作品搬上舞台。萧楫一看之下,觉得不错,也很感动,从此就开始了近三年的忙碌。

在看到第五组曲时,萧楫的脑海里跳出了一个名字——古幼玲。她是同毕业于四川音乐学院萧楫的校友,也是萧楫的母亲朗毓秀的爱徒。萧楫了解古幼玲的音色与实力,这是他认为最适合的人选。一个电话打到德国,古幼玲很痛快的答应了。萧楫随后寄去了《岁月甘泉》的总谱,古幼玲一有空就练习。她不仅仅要知道自己演唱的那部分,也要知道整组词曲的情况,“才能准确的把握自己的情绪”。


“为什么愿意不辞劳苦地到休斯敦演出?”面对我的提问,古幼玲笑着说:“我不放过任何一个表演的机会。我享受挑战一首歌曲和拿下它的感觉。在欧洲感觉很安静,华人没有那么多,能有机会一下子演唱那么多首中文歌特别过瘾!”古幼玲告诉记者,她在德国也有举办个唱,常常半场都是中国歌曲,“外国人非常喜欢中国歌曲的旋律,但唱外语歌与中文歌感受还是大不相同的。”古幼玲解释道:“唱中国歌曲有种血脉相连的感觉,因为我文化的根在那里,也是自己的回归”。
 
提到刚刚结束的《岁月甘泉》交响音乐会,古幼玲一脸掩不住的兴奋:“我感觉好震撼!那么多人,那么多中国人,那么庞大的合唱团,气势磅礴,能集合在一起不简单。从排练开始我就很感动,当我在台上演出时看到观众的表情,有一种互动的情绪在里面,我也很感动。”

对于20年没见的休斯敦市的发展,古幼玲表示很惊讶:“现在的休斯敦有很多房子、很多人,很多商店、很多华人,与欧洲相比更有生活气息,有种热血沸腾的感觉。”末了不忘加一句:“天气也热!”“上次我来的时候,很多草地和树,现在的感觉好像在这里打造了一个新中国,有如此多的华人在这里。‘欣欣向荣’这个词最适合形容它”。

古幼玲在休斯敦的独唱音乐会就要举行了,她为此也准备了不少时间。当记者问今后是否为自己设立了新的目标时,她轻快地回答:“我的人生不先计划,顺其自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