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旅游
  • 城事
  • 房产
  • 公园
  • 第四城
  • 保险
  • 展馆
  • 德克萨斯州
  • 医疗
  • 节庆
  • 中美教育
  • 德州高校
  • 美食
  • 美国派
  • 人物
  • 社区
  • 公益创业
  • 育儿家居
郭海涛,还有什么比拍电影更有趣
作者 : Yan Ke录入时间 : 2013-7-9字体 :

 

谁都知道在华人社区筹款不易。当6月底德州A&M大学校友郭海涛从费城来到休斯敦,为他的下一部独立电影,也是他的第13部作品《伶人故事——漂泊在纽约的追梦人》后期制作筹集资金时(下图谭小伟摄),他与当地的朋友们对这个筹款酒会的估计是“筹得三四千美元就不错了”。出乎意料,现场竟来了100多人,筹集的费用达到1万多美元(后期制作的预算约3万美元)!不少捐款人过后在提到这个活动时,都是同样的感慨:“挺不容易的,我们能帮一点就帮一点吧”。是的,电影人不容易,即使是对文化市场繁荣的美国来说。那么,是什么原因让原本学生物的郭海涛走上了一条电影之路?

 




想拍电影,“可不是一拍脑袋就决定的”

郭海涛是湖北人,生于古城荆州。虽然大学时报考的是理科,但其实他自认是名“闷骚文艺男”,平时喜欢写点什么,高中曾有过当作家的念头。1990年代初期,港台电影横扫内陆,在二三线城市,影视厅蓬勃发展。也就是在这个时候,读高二的郭海涛迷上了电影,经常逃课看录像。这一段大量看港片的日子对他来说,是电影上的启蒙。

与许多当时的高中生一样,郭海涛对今后究竟要读什么专业、从事什么样的工作懵懵懂懂。高考时,随大流报了理科,后被调剂到生物专业。本科毕业后,郭海涛也随大流考研,在中国科学院水生生物研究所攻读遗传学硕士。2004年,随着出国留学的大潮,来到了休斯敦西边的College Station的A&M大学就读微生物学硕士。人生看似就要这样按部就班地走下去了。

College Station是个远离大都会的大学城,生活简单、清净。郭海涛闲暇之余又想起了他的电影,于是成立了一个club,经常组织同学们一起看电影。看得多了,有位同学建议:“干嘛不自己拍?”这句话好似惊醒了梦中人,郭海涛就真的开始写剧本、拍摄了。虽然最终因水平有限,并没有捣鼓出什么,但这些经历让他突然发现了自己的热情所在。可不可以未来真的去拍电影?这个念头涌起后,让他难以放下。但最终决定走上电影人这条路,用郭海涛的话来说,“可不是一拍脑袋就决定的”。

2006年,郭海涛遇上了他认为是他生命中的第一位贵人——在洛杉矶学电影的朋友。这位朋友问了他一个问题:“你认为自己有兴趣,也有天赋吗?如果答案是No,那就算了。如果是Yes,那么可以尝试一下。”他们之间的这通电话,改变了郭海涛的人生轨迹。他开始买器材,勤奋的练习。

这个时候的郭海涛正犹豫是否考博,但对于电影行业的憧憬让他最终退出了一个PHD 项目,并专门选择到有电影专业的费城Temple 大学工作,白天正常上班,晚上选修艺术、摄影课程。这期间,因为签证的关系,他又不得不离开了费城,而到新泽西纽瓦克的牙医大学做实验员(technician)。工作上的不顺利,没有让郭海涛感到太多的困扰,因为他距离自己的电影梦越来越近了。半年后,他开始申请电影学院。

坚持所爱,终将云开雾散


众所周知,美国人文艺术类专业的奖学金非常少,而学费却不低,一年的学费加生活费需要四五万美元,这是郭海涛难以负担的。曾经以为梦想触手可及,没想到已经到达脚边了,却发现一条沟壑横亘在面前。接下来的这一年让他相当的失落与茫然。失去了目标,也失去了动力。

未来何去何从,是摆在郭海涛面前的一个单选题。曾有朋友劝他以曲线救国的方式回到A&M大学拿下一个石油的专业,等工作几年有了积蓄再重拾电影梦。“这个主意听起来挺荒诞,但又有很大的诱惑力”,郭海涛回忆这段踌躇不前的往事时说。在这个关键时刻,郭海涛又遇到了他认为是生命中的第二位贵人。一位奥斯汀的朋友让他明白了没有必要放弃一个喜欢的东西而去学另一个不喜欢的东西。

于是,他重整旗鼓,再次申请Temple大学的电影专业,这次他成功了,终于拿到了当年Temple大学电影学院唯一的全额奖学金。2009年7月,郭海涛辞掉了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的工作,奔赴费城。

2009年夏天之前,郭海涛的简历上充斥着多座城市的名字:北京、沈阳、College Station、费城、纽瓦克、圣地亚哥……他从一个地方转去另一个地方,从一份工作转去另一份工作,在美国的版图上来来回回划了几个大圈。为身份而烦忧,为梦想而焦灼。在变动频繁的生活背后,有一样事情没有变化,那就是寻找心中所爱。当2009年夏天到来之时,他终于可以在费城停下脚步了。

每个学电影的人都会意识到,自己所面临的是一眼望不到头的“风景”。选择了电影专业,就是选择了一种生活方式,也既意味着放弃了安逸、稳定的小日子。对郭海涛的选择,父母毫无意外的反对。但不愿“20岁就看到50岁的样子”,希望人生多一点不同的经历的念头,让郭海涛心甘情愿的付出。但开心过后,还需问问自己:有能力从事这个行业吗?

“开始心里很没底,但第一个学期过后,我就放心了。我作业很认真,教授也喜欢我,我比任何人都努力,我觉得自己有gift”,郭海涛笃定的对记者说。“拍电影是个折磨人的过程,追求完美的念头让自己经常处于struggle中。但一旦完成,心中有很大的幸福感。”郭海涛喜欢李安与贾樟柯,他引用李安曾经说过的一句话——“沒有想到比拍電影更有趣的事了”——代表自己的对电影的态度。

 



步履不停,人生再转折

炎热的休斯敦的午后,我们坐在一家文艺气息很浓的咖啡馆的室外,谈到他多年来的犹豫、彷徨。而眼下,云开雾散,眼前的道路清晰可见,不再有那么多患得患失的念头,唯一的挑战就是怎样拍好。

从2009年他进入费城的Temple University攻读电影与媒体制作艺术硕士学位后,他就没有停止过探索。在学业初期,他拍摄了多部现实题材的短片,如《免费送餐》、《电影院里的那些事儿》、《新年快乐》等;2011拍摄的剧情短片《母与子》入围The Next Frame International Student Film Festival最佳剧情片竞赛单元;2012年拍摄的记录短片《老唐》入围洛杉矶亚太影展和费城蓝宝石电影节展映单元;2012年完成的第一部记录长片《大卫和帕翠西》(David and Patricia)入围第十四届印度孟买电影节主竞赛单元。现在他手头还有一部反映在纽约的中国京剧艺人生活的记录长片《伶人故事——漂泊在纽约的追梦人》,可谓步履不停。

进入专业院校学习,令郭海涛收获很多。学校鼓励他们发出自己的声音(“personal voice”),要言之有物,这个观念给了他很大的触动。郭海涛希望,他所拍摄的都是他自己真正关心的,想拍的。

对于一个导演来说,资金始终是个紧箍咒,呆在学校只能保障一时,并非长远之计,何况拍电影是需要成本的。

:“你曾经动摇过吗?”
:“没有。就算想去做别的工作,也是为了support我的电影。”
:“最大的困难是什么?”
:“创作上的。要不断进步挑战自己,我还有许多东西要学,感觉自己读的书很不够。”
:“从事电影行业最重要的品质是什么?”
:“热爱和心存敬畏”。

在6月22日休斯敦的放映会上展映的《大卫和帕翠西》(官网),是郭海涛的第一部纪录片作品,从拍摄到剪辑,一共花了将近两年的时间,对他有特别的意义。当晚的筹款酒会是郭海涛的第一个fundraising活动,对举办这样的活动,他曾经心存顾虑,因为不喜欢那种求助他人的感觉。但这次良好的反响,让他改变了不少看法,他发现彼此的地位也可以是平等的,“当天有许多的互动设计,对于参加者和组织者两方都是很好的经历。当有一群人帮你做成一个事情时,这个过程本身就很有意义。”郭海涛希望参考休斯敦活动的经验,以后也能在其他城市(如旧金山、纽约、波士顿和费城等)成功举办类似的筹款活动。

从2009年进入Temple大学修电影专业,到如今也该毕业了。前面又是一个坎,又是一个人生道路的选择。郭海涛2013年3月在博客中写下了这样一段话:“2007年从德州出发到费城, 2008年回到德州,之后又到了加州,2009年重回费城。2013年,又是同样的起点,同样的终点,只是中间隔了6年的光阴。这6年的辗转就像梦一场,转眼间,就又到了人生的另一个岔路口,何去何从颇有些迷茫。一路上,脑子里反反复复回放不知哪里看来的一句话:走太远,别忘记为什么出发。”

 



《伶人故事——漂泊在纽约的追梦人》是郭海涛导演的第二部记录长片,如果您愿意帮助郭海涛,给予他后期制作上的资助,可以点击此处,在线捐款。


郭海涛也特意通过魅力Houston网感谢为他的休斯敦电影放映暨筹款酒会提供组织和宣传帮助的朋友们:
刘海东、陈玮、龙焱、张欣、孙德强、杨威、刘忠海、袁蔚、杨晓乐、陈晨、卿梅(Shirley)、谭小伟、常君弢、郭傲寒、梁莹、Eric Yu、李泽盺、曹秋尘、韩冰、王斌,彭罗汉,美齐,翁大嘴,徐胜男, 魅力Houston网,休斯敦时代华语广播电台,美南电视台。也感谢所有支持《伶人故事——漂泊在纽约的追梦人》电影项目的朋友。

下图为在休斯敦举行的fundraising活动的现场合影,谭小伟 摄。

 

当晚,纪录片《大卫和帕翠西》中的主人公David也来到了现场,谭小伟 摄。

 

相关链接:
郭海涛个人网站